永不厌倦的静安别墅

字体大小: [] [] []

萨缪尔说,如果你厌倦可伦敦,你就厌倦了生活,因为每当你无所事事眼看就要沉沦的时候,总能找到让自己重新high起来的出口。上海,同样如此。

 

 

 

翻开上海地图,是找不到“静安别墅”四个字的。这个城市,太多的人生活在地图上那些空白里。但这并不妨碍这里让人着迷,让人再次找到不厌倦生活的出口。

静安别墅最曼妙的时光便是下午四五点钟光景,光影斑驳地照射下来,老永不厌倦的静安别墅式的红砖石库门房子,巨大的阴影投射于地面以及对过房子的墙上,自行车铃声恍惚划过,人的影子热烈而灼热,一如这个城市滚烫而又克制的气息。老外举着相机如获至宝,“画中人”阿婆爷叔淡定得像院子里晒太阳的猫,“阿拉从小就在上只角长大,啥世面没见过?”

上世纪30 年代,蒋介石的老师张静江家族在上只角建造静安别墅,当时租金贵得离谱,要用金条来付,因此第一批居民大多是上海滩洋行里上班的高级白领们。张爱玲在小说《色戒》里写到的“印度珠宝店”、“西比利亚皮货店”和“凯司令咖啡馆”就开在南京西路1025 弄的沿街处,“凯司令”几十年来都没挪过地方,李安拍《色戒》就是到这里来取的景。如今,静安别墅是上海保存最大的新式里弄住宅群,183 幢老式红砖房里住着900 多户居民,产权房已经超过8万元/ 平米。

 

2010 年, 静安别墅正式完成“修旧如旧”工程,“老旧”和“新派”两方正倚着弄堂左右两边喊话。这里既有气味图书馆,夏布洛尔,VALE1920 咖啡,这些洋味儿十足的店铺;也随处可见小杨裁缝铺,小弄弄家常菜和让人打酱油的小卖部,这些土得掉渣的门面,它们是新势力和老传统的对抗,意味深长地将光鲜锃亮的梅泰恒南西商业街毫不留情地关在马路外面。

所有文艺青年的梦想清单中,必定有一条“开一间自己的咖啡馆”,像《第36 个故事》里的桂纶镁一样,咖啡馆开着开着,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膨胀”,最后索性关了咖啡馆,环游世界去了。这大概已经是“咖啡控”的终极梦想。

静安别墅里的咖啡馆们,并不是冲着“环游世界”来的,最初,老板们都只是想要寻一个尽量安静的地方,供朋友们聚会聊天,如果还能赚钱养活自己,何乐而不为?后来,朋友的朋友又带了朋友,店里的生意果真像模像样热闹起来。

店铺来来去去,“铁打的弄堂流水的店”,今天这家咖啡铺关了,明天立马有新的租客赶来,开工装修,卖自己的手工咖啡。碰上暂时不用做生意,老板们就踱出来和居民们一起吹吹牛皮,当年早在里弄设计之初,就为住户们预留了停车位,所以弄堂格外宽敞,大家就像站在马路边上嘎三湖,顺便研究对面人家墙头上那盆发财树是真是假,“就这样摆在墙头上,野豁豁咯,倒下来怎么办?”正值傍晚时分,从威海路幼儿园放学回来的“小老外”,由保姆牵手领着,抬头指着天上兴奋地喊“灰机!!”他们长大了,大概也一定要到这里的咖啡铺来喝上一杯蓝山的。

静安别墅里的店铺,都有那么几个相通点,比如一个充满阳光的院子,一位绝不主动招呼你的主人,还有一个闭着眼睛就能闻到满股子文艺味儿的名字(非专业文青很难弄明白名字的来历,店主们也懒得对你解释),另外,这里的店主都喜欢“捡破烂”,他们店里的玻璃橱柜、小矮凳都是从隔壁邻居家淘来的。如果还要说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豆瓣上,他们的名气都响当当。

有朋友这样描述在静安别墅的生活:“早晨悠闲逛逛弄堂吃个民间小馄饨干拌面早餐,懒懒地趴在HYPO桌子上做个白日梦,玩玩买不起的iPad,喝一杯帮助消化的酸梅汤,肚子又饿了来一碗小鸟吱吱叫大米饭,吃完充满活力去买双上海回力鞋,看看美好的PLUM事物,画个STEVEN油画,累了就去GZ CAF躺一下大沙发,来根烟,玩玩路口的小猫。当你又饿了就大伙儿交个小弄弄,等天黑了直冲CF BAR喝一杯喝到走路S形。CALL给佳佳大喊让我住动物园HOSTEL……”那些看着有点云山雾罩的小清新名词都是开在静安别墅里的小店

标签:
182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