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曾追过的MM照片,我的脸又发烫了

字体大小: [] [] []

 

 

第一次追MM有感(写于2005年08月15日)
很早就想给我的大一生活写点东西,这个故事算是我平凡的大一生活结束前中较为“辉煌”的注脚吧。本来只想单单写这个故事,无奈在实际写作中,不自禁的写了许多无关故事本身的事。——题记

多年以后,我站在大学的教学楼前,准会想起在自习室遇见那个女孩而蠢蠢欲动、心血来潮的那个遥远的上午。(请容许我套用小说《百年孤独》的第一句话)

当时,期末临近,我站在红色的教学楼下,回头望望,大一这一大把时间就这么混完了,数不清逃了几次课,数不清在不逃的课上睡了几次觉。而现在,所谓 审判的日子快来了。考试,这个陪伴我走过了童年,少年,而又夺走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的词汇,进了大学,我终于对它厌倦了,甚至反胃,分不清是它在玩我还是我 在玩它。我看到教学楼上挂满了红色的大横幅,,上书:“严正考风,遵守考纪,祝同学们考出好成绩。”只要是经历过大学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句严重的病句。遵 守考纪,是不会考出好成绩的。一般情况下,考试,无非就是三件事,作弊,给老师打电话,临时抱佛脚。而作弊,对考试胜败的影响最大。众所周知,作弊具有很 大的风险性和条件性(需要满足人和,地利两等因素),虽然相信很多监考老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给老师打电话,这个方法具有很大的“社会性”。伟大领袖 毛主席教导我们:“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为了多一些胜筹,原本冷清的自习室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在线人数”直线上升。很显然,我是也在其中的。我不管它 用处有多大,但是,它至少会让我心安理得一些。比如逃课,我有自己的理由,说它是垃圾课,而它确实是垃圾课然后去图书馆去机房,但是想起我的父母,我做不 到无愧于心,喉咙一片苦涩。我明白,他们知道了,会很难过。

所以,我去自习室复习,不仅是为了应付考试,也是为了能减少些愧疚。想想自己,真够堕落的。又用到堕落这个词了,想起了高中时,学习紧张,偶尔去阅 览室,回来碰到八都(好友),他会笑着说:又去堕落了啊。在我看课外书的时候也会这么说。而我苦笑,有犯罪的感觉,于是加倍做题作为弥补。其实是我自己先 把堕落这个词用在这里的,有次我对八都说:我去图书馆了,又去堕落了。接下来,很自然,八都傍晚去踢足球,也成了一种堕落………

一个阳光初升的早晨,我带了一个水杯,一支笔,两本书,穿过马路,因为懒惰,我进了一楼的自习室,而进一楼的哪个自习室,这完全是个随机事件。正因 为它是随机事件,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格外地珍惜。轻轻推开门,里面的人三三两两的坐着,整个教室看上去像破碎的东南亚地图。我安静的坐了下来,埋头看书。 不经意地我会抬头看窗外,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一直以来,很喜欢看窗外,看窗外的花开花谢,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窗外的路上不断的变换的面孔,上演着 一幕幕风花秋月的故事。沈庆的《青春》总会萦绕耳边: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堪憔悴………我是一个观众,习惯了置身 事外,安全而又孤独。但是,就在我眼睛以光速要穿过窗户的玻璃时,却在窗口被一张清秀安静的侧脸半途拦截。那种美,如水般的透明清澈又如玻璃般的易碎,似 乎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但是当时我没想到也来不及想,这种美其实是不能接近的,接近了就破碎了。我喜欢看女孩的侧脸,也许就是因为它的朦胧。

窗外阳光灿烂,窗内的我蠢蠢欲动。窗外的景色反主为客,成为了一种借口。我看窗外,只是想让目光准确地落在她的脸上。我不敢正眼看她,忽然变得很胆 小内向,真想不清堂堂男子汉怎么会这样。这不同于普通的和异性相处,和班里的女同学相处,我没有这种胆小。但当你对她有意思时,胆小和紧张就油然而生。我 不敢经常哪个转头看“窗外”,怕她注意到。于是我只能用余光疯狂的扫描,对她进行地毯式的轰炸。余光中,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人怦然心动。我很早就发现(初 中吧),女孩子做作业时认真的样子最美的。我想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眼镜轻则眼疲劳,重则眼斜视。突然鼓起勇气,我狠狠的转了一下头,“狠狠”地看了 她一眼。我开始希望她能注意到我。就这样,循环了2个多小时,只能怪自己的胆小。因为快吃中饭了,我心急如焚,怕她离开。以后能否再相见是个未知数,那我 不是没机会了,急啊。过了十一点半了,她还没去吃饭,这让我很高兴。因为很多女孩子要减肥都不吃饭的,她应该就是其中一个了。我心里顿时轻松了很多,但同 时勇气也少了很多。 我一边领略她的美一边想着如何认识她接近她。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我是想占有这种美,希望永远在我身边。我想直接坐在她身边说一些交个朋友之类的话,然后得 到联系方法。想想太俗了吧,也太唐突,她会把我怎么想。时间不多了,她忽然离开那就惨了。我发短信问我姐和好友该如何是好。其实我不是要他们的方法,而是 希望他们能给我点勇气。他们鼓励了我,特别是我姐。她说向她借之笔吧。而八都说我尽显色狼本性,精神上鼓励我大胆去吧。如果说我是色狼,我觉得我应该是一 只外强中干的小色狼,也就是所谓的有色心没色胆。记得大一上学期吧,在餐厅俺发现一美女,痴痴地看着她,当她回过头来时。俺急忙低头,而且竟然感觉脸发烫 了………

当时我正在听一首歌《悲伤的双曲线》,很有感触:

“如果我是双曲线,你就是那渐进线
如果我是反比例函数,你就是那坐标轴
虽然我们有缘能够生在同一个平面
然而我们又无缘,漫漫长路无交点
为何看不见,等式成立要条件
难道正如书上说的,无限接近不能达到。
为何看不见,明月也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千里共婵娟”

想想这也是一种缘分,不能再错过了,不然又要后悔、遗憾。终于,我还是提起笔,用了短短30分钟的时间写了篇东西,大意是我被她的美所吸引,想跟她 做个朋友。其中详情就不细细道来了。东西写好了,问题也来了,怎么交给她?怎么交她呢??其实交给她很简单,起立,拿起“作案工具”,向左左十步不到,停 下,把“作案工具”交给MM。然而难就难在开头,我竟然站不起来,刚想站起又坐下了,我的思想始终无法使身体克服重力,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窗外,忽然天暗了来,狂风大作,又有场暴风雨了。MM转头看着窗外的暴风雨前的风景,我转头看着MM,MM 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看她吧。卞之琳有首叫《断章》的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感觉特妙!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装饰她的梦。暴雨噼里啪啦的下下来了。我又偷偷庆幸,MM段时间内是不会离开的。没有了时间的急迫感,我那辛辛苦苦聚 积的勇气又少了一大半。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给自己限定时间,比如16:00一定要“把作案工具”交给她,然而到了16:00我还是站不起来啊。 有好几次MM站起来要出去,我都紧张要死,幸好没整理书籍,说明还会回来。整个下午就是在犹豫中度过的。

直到晚上八点左右,MM忽然站起,收拾东西了,要走啦。我神经一下子绷紧。在她走到门口,我快步跟上,叫住她,MM吓了一跳,把“作案工具”给她。 我说想认识她做个朋友吧。她眼睛看着信,我竟有些不好意思。她说看了信再说吧,我说好的。然后她走了。我终于正眼看了MM,看清了她的容貌,之前只是侧 脸、轮廓。我走进教室,此事终于尘埃落定,一下子变得好轻松。没心思复习了,还是回寝室。路上,跟往常一样,买了根棒冰,这是我的生活习惯。我把情况向姐 说了,她说我真NB。寝室里那几个死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他们说在相同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像我这样做的,只会眼睁睁错过,毕竟只是个陌生人。我也开始怀疑自 己的冲动,第一,我根本不了解她,只有外貌举止的初步印象;第二,我根本没考虑她是不是名花有主?我不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是异性的外在美刺激了你的荷尔 蒙分泌还是通过她(他)的外貌举止, 领略到了它的内在美,或者两者兼有。我发现,我以前者居多。或者说,潜意识里我一厢情愿地用自己的想象勾勒着她的内在美。庆(室友)说,很羡慕我,能勇敢 的表达,其实这就是一种幸福,因为没有遗憾。他希望我能保持这种情感和对那个女孩朦胧的美。我觉得他说得对,最后那种美确实用我自己的手捅破了。不知哪位 哲人说的:距离产生美。真TM的经典。

在那个“作案工具”里,我对MM说如果可以,给我发条短信。其实对这件事我不是很看重结果,相反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追求女 孩子。以前总觉得自己缺乏勇气,现在我知道,我是一个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勇敢追求的人。MM没有给我发短信,我正常时间关机、睡觉。想想要是我明天起来 找不到她了,也没关系,我的人生路还长着。

第二天,我开始走能经过那间教室的走廊,看看里面有没有她,一种好奇和期待,还有一种一厢情愿,如果她在那里,是不是说明对我有意思,真不知道这是 从哪来的自信,相信自己还是相信缘份。我是个相信缘份的人,尤其是在遇到老杨(一见如故,比我大三岁,同事叫他小杨,我暂且叫他老杨吧。)之后,万事万物 似乎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遇见老杨,可以说是最让我值得珍惜的事。

我也特地去教室看了几次,MM都不在,但我并没有多大的失落。我觉得顺其自然吧,毕竟机会来了,我也没错过,接下来的事不是由我决定了的。

傍晚,我去图书馆,走到校门口,前面走着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竟然是那个MM,这一震惊可不小。我又想到了缘分。她们走得很慢,我不想跟在后面,万一MM回过头来看到我,以为我一直在跟踪她呢。我走上去,和她们擦肩而过,没有打招呼,是不敢、害羞还是碍于面子?

我进了图书馆,心不在焉,又折回寝室。对室友说看到那个MM了,他们鼓励我去追。想想总得追出个结局来吧。于是我去教学楼,找MM,那间教室她不 在。这说明接下来我的“工程量”是很大的,这个6层楼的环绕型教学楼,教室不止百来个吧。不过我想,她应该在第一层楼。原因有二:1,女孩子大都懒得爬楼 梯;2,是MM的思维惯性,既然昨天她在一楼,那么今天也很有可能在一楼。在转了一圈后,发现事实确实如此,暗暗佩服自己的智慧啊。MM确实在一楼的某个 教室。我在教室外徘徊许久,不知如何是好。又折回寝室找勇气,很自然那几个哥们又鼓励我。我又快速写了个“作案工具”,文笔出乎意料的流畅,以前考试写作 文挤牙膏加赶鸭子上树,说明了些东西必须言之有物有感而发。数不清中学时课堂上考场上写了多少垃圾文字,都扔了,而我发黄的日记(随笔)本依然被我珍藏 着。

“作案工具”写好了,内容大致为我想认识MM的真诚,毫无风花雪月的内容。按原路返回到教室门口,MM在发短信。很自然,我徘徊又徘徊……..徘徊 的差不多了,我把徘徊过程中所积起的勇气全部释放,我进去,在MM对面坐了下来,MM有点吃惊,我笑笑说,你好。问她怎么不给我发短信,她说忘了。我晕, 我说怎么会忘呢,我一直在等呢。然后他要我了我的号码,我也要了她的号码。她的举止淡然神定,而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问我,大几了?我说:大一,你呢。 她成熟而又微笑的对我说:我大三了。我晕……..放假回来就大四了。其实这些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忽然觉得,她已经不是那个坐在窗边那个女孩了。当一和 现实扯上关系,一和它接近,那种原本构筑的美感就会在瞬间消失。

我回去给MM发了几条短信,也问了她的QQ号码。

放假了,QQ上聊了几句,MM似乎对我也没什么意思。看看她的IP地址,和我竟然是老乡。真TM的巧。

我收到老杨的短信:美貌往不能代表什么,你能从美貌挖掘出她的气质和内心吗,相信你的第一直觉,如果你认为她是你生命中的,那就请你不要放弃,如仅是一时冲动,一笑了之吧。

我看着这条短信,笑了笑,一场美丽的误会。

当我在写这篇东西时,MM彩色的头像安静地在我QQ上。

我想,我该感谢MM,让我遇见她,让我成长。

写于2005年08月15日

 

分享自:麦田音乐

另外推荐麦田音乐这个网站。。。

标签:
66
甜筒冰激凌 的头像
[共196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