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

字体大小: [] [] []

题记:“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12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吕克•贝松”

 

《Leon》。LucBesson的作品。

 

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翻译成如此古怪的一个中文片名。

 

全英文对白,拍摄于美国纽约。一部有着浓郁的好莱坞色彩的法国导演作品。影像风格和故事情节保留了法国片特有的表现手法,虽说是商业电影,却拍的相当有艺术感。

 

影片开始的时候就告诉我们,他是一个杀手。

 

墨镜下的男人敏捷狠辣,一个著名的杀手。

 

他以此谋生。

 

杀手并非杀人狂,对于Leon,杀手只意味着一份职业,一份他别无选择的职业。在他的身上,让人感受到杀手的魅力。那是一种在暗处的力量,他在暗处保持着生杀予夺的权力。如同上帝一般,在暗处,在高处,在不可见之处,悬在每个人的头顶,昭示着生命的脆弱与虚无。

 

舒缓的口琴的协奏曲带来几分凄迷。法兰西温和的阳光下,活着的方式黯然交替。

 

工作,打理植物,喝牛奶,坐在沙发上睡觉,旁边放上一把枪。

 

Leon干脆利落地完成了那单生意,回到家,取下所有的装备,开始淋浴。那一刻,让人看到了他赤裸的无助与疲惫。随后,他细心地熨衣服、喷花肥、喝牛奶,一个牌子的牛奶。一个人到空荡荡的影院津津有味地看歌舞片,像孩子一样新奇愉快,还不时回头张望除他以外的唯一观众,想和人分享他的快乐。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穿着盖不住脚腕的裤子,长长的风衣,悠然地掠过大街小巷,幸福地唱歌,路人驻足观望。不自觉地渗透着中年男人的落寞与孤寂。

 

Mathilda出现。十二岁的问题少女,绿色外套,小红帽,童话一样娇好甜美的脸庞,清澈却直指人心的眼睛,充满敌意却又有些怯生生的表情。

 

当Mathilda的全家被杀,她捧着牛奶到他门口求他开门的时候,他的杀手生涯也就即将结束了。这个无依无助的女孩闯进了他的生活。

 

“我要跟你学做一个杀手。”

 

他一生中唯一温暖的时光,不再只是一个人。

 

她会为他买两夸脱鲜奶,会和他一起训练,会和他玩放松脑筋的游戏,会对他说,“Leon,I Love You。”12岁小女孩的爱,象是甘泉,那么清醇,毫无杂质;象是阳光,那么温暖,令人目眩。

 

Leon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他会笑了,有时甚至是细心而又温柔的。一个杀手,命中注定,不能有爱,有了爱就是有了弱点。

 

夜间,他忽然跳起身,装上消声器,将枪口对准Mathilda睡梦中的头颅。可是Leon没有办法推开她。否则,他的手不会因柔情而发抖,谈生意不会因难舍而迟到,杀人不会因牵挂而受伤。唯一能暗示他的内心生活的,只有那盆茂盛的龙舌兰。他把它当成自己的生命来培育,在任何时刻都不会舍弃的朋友。所以,杀手的结局已然笼罩着悲剧的阴影。

 

一切自然而完美,从容不迫地叙述,他们笑闹,他们日益亲密。两颗冷透了的心在相互接近中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互相温暖、互相救赎。他成了她的信仰,她却成了他的弱点。

 

为了复仇,他手把手地教会了女孩如何用枪,却又伸出有力的手保护她,让她可以免于拿枪,直到最后,因为她的缘故而中了致命一枪。

 

最后的血战中,他用自己极限的生存智慧与对方较量。保护Mathilda逃出生天。重杀伤力武器发射后,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亡的Leon乔装成警察,走向出口,外面是等待着他的小天使。这给予了一线两人幸福生活的希望。但这并非出于怜悯,而是为了让人更加绝望。只是真正绝望的不知道是剧中人,抑或是我们这些旁观的闲人。一步之遥,天人永隔,那门外亮丽的日光,和门内刺目的血光,一样令人窒息。他终究还是逃不掉,当他满面血污地走向咫尺之隔的大门时,一只手枪跟在后面。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主观镜头:逐渐倾斜的地面宣告了他的死亡。他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影片从一部有着另类怪异的爱情故事的动作片,升级为探讨孤独灵魂之间的交流、冷漠心灵救赎的启蒙之片。

 

开始时是Leon保护受害者Mathilda,后来延伸为双向的依靠与安慰;从他平面的杀手生活,转化成个人立体的性格成长。性格最终成长完全,他对Mathilda说:“你不会失去了。我刚尝到人生的喜悦。”可他最终死去。

 

让•雷诺的演出令人惊喜。喜欢他那张充满沧桑感的脸庞。他塑造的Leon无疑是一个经典的角色。如同木头那样纯洁温暖,仿佛是个走错了时空的异乡人。他在这闹市里凭本能维持着自己的生存,他活得那样扎实,让我们又心痛又爱怜。

 

故事的结局。女孩无法遗忘的仇恨带走了他,似是早有预料的归期,这是一个杀手的宿命。也许死亡是完美的结局。他终于永远属于她。女孩把他心爱的植物种在地里,不再活在盆里。她说,Leon,它在这里很安全。

 

镜头拉远,随着摄影机的上升,女孩和植物越变越小,再次运用横拉,你可以透过茂密的树林的顶端,眺望到另一端的纽约,那里辽阔的海岸柔和一片。

 

生活继续。

 

阳光下的海洋,只有绝望,然后一切消失。

 

影片外,有Sting的歌声传来:That’snot the shape,the shape of my heart。And if I told yout hat I loved you,You’d may 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I’mnot am anof too many faces,The mask I wea risone……

 

标签:
127
zhangshuai 的头像
[共10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