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字体大小: [] [] []

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师范专业。

 

我的很多同学毕业后多半分到学校做了老师。他们告诉我,最为难的事是逮到学生上课时偷看我的书。没收吧,好像不给老同学面子。不没收吧,又担心他们以后会更放肆。

 

有一次去苏州出差,被一个同学知道了,说是班上的女生都喜欢看我的书,非要拖我去参加他们的班会课。盛情之下,只好遵命。

 

那堂班会课的主题是:和名作家零距离。我在台上,高一(4)班55个学生,在台下。

 

第一个举手是个女生,问我说:“饶老师,我想知道你在写作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你又是怎么坚持下去的呢?”我示意她坐下,没回答她,而是对大家说:“继续问。”

 

第二个举手的依然是个女生,她说:“我最想知道,你最喜欢你写的哪一部作品中的哪一个人物?”

 

第三个问题,我请一个男生站起来,他很大方地承认:“我没看过你的书。我想问你,这么多人喜欢你写的书,你是什么感受?”

 

“这三个问题,我可以下课后回答你们。”我对大家说,“不如这堂课,我们来问点有意思的问题。比如你们可以问我,有没有偷过钱?”

 

教室里先安静了一两秒,紧接着一片哗然,反应快的已经带头嚷起来:“好吧,那你有没有偷过钱呢?”

 

“偷过的。”我说,“7岁的时候,偷了我妈放在衣橱里的钱,去买泡泡糖。”

 

“结果呢?”

 

“被打了啊。”

 

“那有没有撒过谎?”

 

“有。”我说,“而且不止一次。”

 

“举个例吧。”

 

“好吧,有一次想买一本三毛的书,没钱,然后跟我妈说我要去参加英语比赛,需要报名费。还有一次,是带我妹妹去乡下一个男生家玩,但是告诉我妈的是去城里闺蜜家,结果被我爸跟踪了,好一顿痛骂。”

 

“哈哈,有没有逃过课呢?”

 

“逃过,还逃了期末考试,为的是去看齐秦的演唱会。”

 

大家笑起来,都不相信。我补充说:“事实就是这样,时间过去以后,你就会发现,有很多你当时觉得根本过不去的坎,到后来你会连‘坎’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转过身,将黑板上班会课原来的主题擦掉,重新写上这么一行字:“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当我写完最后一笔,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而我的同学,他们的班主任,竟然站在讲台的一角不争气地抹起了眼泪。

 

那是3年前,苏州最炎热的夏天。几十个孩子一起把我送到学校的大门口。不过50分钟,他们均已和我熟络,开始嘻嘻哈哈,说各自的趣事,与我勾肩搭背,没大 没小地叫我老饶。没完没了的知鸟声中,那场告别显得亲密,盛大而又愉快。我自信这堂课,在他们心中一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过去多久,相信总有一个人会 提起:当年饶雪漫说过呢,这些没什么。原来,真是这样呵。

 

是的,当你感觉人生没那么如意,当你对自己的表现没那么满意,当你对你爱的人或自己感到失望,当你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请记得对自己说,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因为,这就是人生。

标签:
98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