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不可以逃避人生

字体大小: [] [] []

苏婷的儿子整夜整夜地失眠。

 

不用看他憔悴的脸色、巨大的黑眼圈,苏婷也知道他一定睡不着。一个17岁考上浙大、21岁被直接保研的高材生,竟然在研究生毕业后灰溜溜回到老家成了无业游民,光亲友同学的好奇眼光就够淹死他好几回了。

 

作为妈妈,苏婷当然心疼儿子,儿子第一天失眠便惯性地想替儿子解决这个问题。

 

理智很快阻止了苏婷这样做。

 

苏婷不知道怎样做是对的,只是,过去11年的经验已经告诉了她什么是错的。

 

比如说,一个母亲的无私奉献,苏婷不愿意相信、但也不得不承认是有问题的。

 

苏婷常常想,如果2008年春节就已明白这个道理,儿子大概会比现在好一点吧。

 

那年春节,儿子鲁克千里迢迢从浙江回到家乡,苏婷很高兴,冒着大雪多跑了两趟超市买儿子喜欢的吃食,一不留神受了寒。

 

当时苏婷的丈夫已经去世6 年了。她一直尽量小心地照顾自己,极力避免生病。但是那天半夜醒来她还是全身滚烫,汗湿衣背。柜子里有退烧药,她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而儿子的举动让她凉透了心。鲁克被妈妈的呼救叫醒后,根本不关心妈妈怎么了,把整袋装着若干种药的塑料袋丢到她身边就走,而且,根本没想到要给动弹不得的妈妈倒一杯送药的水。

 

少女说,女人需要男人,就像飞机坠落的时候逃生者需要降落伞一样,那一刻不在便永远都不需要存在。作为被生活碾压过的女人,苏婷觉得自己有韧性得多。苏婷的丈夫车祸身亡时她36岁,鲁克刚上初二。苏婷处理完丈夫的后事,连悲伤的时间都不留给自己,便把全部精力投到了儿子身上。失去父亲的鲁克在父亲同事们同情的目光中日渐沉默内向,为此苏婷卖掉了原先家属院内的三室一厅,在儿子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两房学区房。

 

那些年,苏婷的收入除了基本的生活开销,几乎全花在儿子身上,所有的精力也几乎全花在儿子身上。她总是对儿子说:“你只管好好读书,其他的都不要操心,有妈妈。”

 

心地纯洁的人前途无量,无私奉献的母亲们似乎同样前途光明。苏婷一直认为自己得到了最好的回报,那就是儿子学业的优秀。鲁克是个听话的孩子,一心扑在学习上。整个中学,鲁克的成绩始终排在班级前三名。

 

2006年高考,鲁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

 

对一个二线城市的普通家庭来说,孩子考上重点大学的喜气足以照耀整个家族好些年。但是,那个寒风呼啸的冬夜,一杯不能及时出现在手边的热水,击碎了苏婷的坚强和看似牢不可破的幸福,让她倍感凄凉。

 

不过,人总是善于自我欺骗。苏婷安慰自己,放眼周遭,谁家的孩子能在19岁就懂得对父母嘘寒问暖?只要她再喊一次,儿子终究还是会把热水倒来的。这就够了。儿子有属于他的世界,他只要好好读他的书就行。

 

于是,在她的自欺欺人中,事情悄无声息地滑向深不见底的泥潭。

 

 

得了子宫肌瘤去治不就得了

 

这个过程,苏婷并非无知无觉。大学生鲁克依然勤奋好学,每年都会拿到奖学金,从不追求吃穿,最大的开销便是买书、买资料。放假回家也是看书,常常苏婷下班后鲁克依然保持着她离家时的姿势,看上去像蜡像般。

 

过去,苏婷欣赏儿子的心无旁骛。然而,当她劳累了一整天回到家,看到洗碗槽里堆着儿子午饭后的脏碗筷,心头便蓦地飘过一阵阴云:妈妈为解决你的午饭问题特意买了微波炉,为什么你就不能把自己的碗给洗了呢?鲁克在杭州上大学开销高昂,为了多挣一点钱,苏婷常常顶替一些同事加班。偶尔周末能休息,苏婷想带鲁克去看看同城的姑姑和舅舅,感谢他们多年的帮助,鲁克却不乐意:“走这种形式有什么意义,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一会儿书。”这也让苏婷很不舒服。

 

不过,没等苏婷想明白哪里不对,一个喜讯让她重新回到了默默为儿子无私奉献的模式当中。

 

2010年,鲁克被保研了。

 

消息传来,苏婷成了大家争相恭喜的对象。在单位,苏婷因有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儿子而被高看一眼。欣喜的洪流中,那些小牢骚小不满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她对儿子说:“儿子你太棒了,你只管好好读书,其他一切有妈妈!”

 

直到苏婷再次病倒。

 

2012年5月的一天晚上,苏婷加班到九点多,小腹忽然剧痛难忍,一检查,是子宫肌瘤。所幸切片后显示肿瘤为良性,医生建议尽快动手术清除。

 

苏婷很害怕,但决定忍一忍。儿子只有一个多月就研究生毕业了,等儿子找好工作再动手术,一则有人照顾,二则,她不想在儿子找工作急需用钱的关键时刻请假影响收入。于是她带病继续工作。一切的期盼都集中在儿子毕业后。

 

没想到她等来的是儿子要求继续读博士的消息。鲁克是文科生,文科生读博跟理工科不一样,很难靠自己挣到足够的学费生活费。这就意味着苏婷肩上的担子还需继续扛下去。

 

苏婷实在是扛不下去了。她委婉地说:“儿子,妈妈真的力不从心了,你看能不能先工作,等经济条件好转之后再读博?”

 

鲁克很不开心:“学业一旦中断多难继续啊。好吧,你不供我,我自己卖血也会读下去!”

 

苏婷的眼泪掉了下来。她以为,儿子尽管嘴上不说,家里的窘境总是看在眼里的。谁知妈妈的辛苦他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没办法,苏婷只好说出实情:“妈妈得了子宫肌瘤。”

她以为儿子会受到震动,不料,鲁克无动于衷:“得了病赶紧治,单位又不是没有医保。难道我的前途就那么不重要吗?”说完挂掉了电话。

 

 

堂堂浙大研究生怎么可能当老师

 

那一夜苏婷痛苦失落得一秒钟也没睡着,第二天破天荒跟单位请了假,买了机票,想近距离地看看儿子究竟是怎么了。

 

那次浙江之行对苏婷是致命的打击。儿子的实际情况比她料想的还要糟

 

苏婷摸索到鲁克的寝室时,鲁克在上课,同寝的张俊接待了苏婷。

 

跟鲁克同龄的男孩对风尘仆仆的苏婷嘘寒问暖,照顾周到。听说苏婷来阻止鲁克读博,张俊坦诚地说:“阿姨,再读下去对他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的导师张教授都说,学习几乎成了他逃避社会的工具。”

 

张俊对苏婷讲起他们前阵子一起找工作的事:“我们都觉得鲁克很丢我们大学的脸。”杭州一所重点中学安排了一场面试,让他们给学生试讲课。鲁克把一半的学生讲跑了,照着课本都念得支离破碎。学校委婉地说他不适合这份工作。他反倒骄傲地说:我堂堂浙大研究生也不可能来你们学校当老师!

 

“至于平时跟同学相处就更不用说了,不讲卫生不管别人是不是在休息这些小事就不说了。有次我半夜拉肚子拉到几近脱水,求他把我送到医院,他居然说,现在太晚了,等明天早晨我再送你去吧。”

 

这跟苏婷生病时的遭遇何其相似。

 

中午儿子回来后跟苏婷的互动更展现了他性格上的巨大缺陷。看到妈妈,他没有嘘寒问暖,只是很吃惊地说:“妈,你中彩票了?怎么舍得花路费来看我?”

 

苏婷悲凉地说:“鲁克,妈请你出去吃顿饭吧。”

 

饭后,苏婷开始了与儿子间最艰难的谈话。

 

苏婷问鲁克:“妈妈得了子宫肌瘤,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

 

鲁克尴尬地摸着脑袋,想了半天,说:“这是很重的病吗?”

 

苏婷无语了。一个25 岁的研究生,即使没有医学常识,也应该从妈妈说话的语气推断那不是小病。

 

苏婷说:“肿瘤如果拖下去发展成恶性,妈妈会死的。所以,你能不能先别读博士,找份工作呢?”

 

鲁克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恐地说:“妈,你不要死。我还没好好孝敬你呢!可是……”

 

犹豫了半晌,鲁克的可是终于说出了口:“可是……我试过找工作,投了三十多份简历,没有一家公司要我。一开始我也想跟同学一样去石化、烟草那些待遇好的地方,人家连我简历都不收。我想找个普通的大公司吧,最多到面试第一关就被刷了。

 

最后我想去应聘老师,还是被拒绝了。我很受伤。

 

除了当学生,这辈子我什么都做不好……”

 

沉默了一阵,鲁克的眼眶红了,重复道:“除了读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这句话让苏婷语塞。她想起自己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你只管好好读书,其他的一切,有妈妈。”

 

苏婷认真地反思了自己对儿子的教育。

 

其实,丈夫去世后,苏婷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坚强。她从小受父母宠爱,婚后丈夫也很宠她。

 

失去丈夫让她很茫然,对儿子几乎本能地选择了最简单的教育方式:让儿子专注于读书,别的什么也不让他管。

 

那样她也就无需考虑许多自己也想不清的复杂问题:怎样言传身教地告诉儿子如何跟不同地位、性格的人打交道,怎样接受挫折、沮丧,怎样面对社会的复杂和阴暗面等等。

 

跟奉献不可知的精神力量相比,奉献金钱和精力容易多了。

 

如今,面对连基本做人都没有学好的儿子,她不得不承认,许许多多一股脑儿不留余地的无私奉献背后,藏的是害怕麻烦以及不动脑筋。

 

 

母亲不可以逃避人生

 

少女可以逃避人生,母亲不可以。

 

苏婷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陪儿子找工作,也碰了足足七天的壁。近距离接触让苏婷看到了儿子人际交往的障碍,也看到了他满腹经纶却找不到出口的无力感。苏婷决定一毕业就带儿子回家乡,母子俩一起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2012年8月,回到家乡的鲁克失眠了整整三天。

 

苏婷知道儿子失眠的根源在哪里。这次,她没再无私奉献金钱和精力。她只是告诉儿子:“失眠,通常是人身体不够累,而心里面又太多东西挂着,心太累。”

 

儿子想了大半天,觉得是应该找点体力上的事情来做。苏婷建议:小区菜店的老板每天清晨会骑三轮车去五公里外的农批批菜,你跟着去。回来,再帮他卖卖菜。这件事做好了,你就能睡着了。

 

鲁克显然思想斗争了好久,第三天早上才扭扭捏捏跟着菜店老板去了农批。回头他在菜店里帮忙,被邻居们取笑:哎呀大研究生给我们拣菜,太光荣了得拿回家供着。这些话让鲁克面红耳赤。

 

但是苏婷让鲁克坚持下去。果然,两周后,邻居们习惯了,不再说什么,鲁克也坦然多了。

 

而失眠的问题也迎刃而解,每天晚上苏婷都能听到儿子熟睡的鼾声。

 

当然苏婷并不真的打算让儿子一辈子做菜店帮手。她得帮儿子树立跟人打交道的信心,感受到一些人际交往的窍门。

 

苏婷跟鲁克认真地聊过。鲁克告诉妈妈,其实他一直最羡慕那些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侃侃而谈的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苏婷说:那我们就从当老师开始训练吧。晚上,苏婷搬来板凳,在买来的小黑板前做鲁克的学生。

 

第一次走到黑板前,鲁克用小得像蚊子样的声音说:“同学们好!”看到儿子胆怯的样子,苏婷一阵心疼,但还是硬起心肠喝倒彩:“听不到,老师你没吃饭啊,再说一遍。”

 

鲁克又大一点声说了一遍,苏婷依然不满意。这句“同学们好”鲁克一共重复了五遍。

 

好不容易迈出了第一步,准备好的讲课内容鲁克却全忘了。他想走下“讲台”,苏婷也想就这样算了,但马上硬起心肠:“记得多少说多少!”

 

鲁克便断断续续地像背课文一样讲课。

 

讲着讲着,鲁克忽然痛哭起来,蹲在地上用手捂住了头。

 

苏婷很心疼,她对儿子说:“至少今天你过了‘同学们好’这一关,慢慢来。”

 

毕竟是浙大的研究生,鲁克肚子里的才学是真材实料的,但是他的表达是那么混乱,而他的自尊心又分外脆弱。这些东西,都使他不断退回自己的壳里去。苏婷没有读过大学,对她来说,儿子的专业知识就像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矗立在面前。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儿子的学识跟表达一致。但这一次,再高的山她也不能逃避。

 

她想了一个笨办法:让儿子先把要讲的课先写出来,然后,再念出来。

 

尽管进步缓慢,但苏婷还是看到了儿子的改变。深夜她起身上厕所,看到儿子在房间里对着桌椅上课。

 

慢慢地,他开始能够脱离书本上课了。他已经开始会讲历史故事了。他已经可以在描写一段知识之后,开始缀上个人的观点……世上没有翻不过的高山,只有不肯去翻的逃避心态。

 

苏婷又开动脑筋,把邻居的孩子请到家里,让鲁克免费帮他们辅导功课。刚开始只收小学生,后来,初中生来了,高中生也来了,开始有孩子叫鲁克“鲁老师”了。上课之余,鲁克会给他们讲点自己在学校遇到的趣事,房间里不时发出阵阵笑声,鲁克的眼神开始变得活跃,自信也一点点地来到了他的身上。

 

2013 年4 月,鲁克辅导的一个高中生,在月考中竟然从过去的班级23名一下子冲到了全校前十名。高中生和他父母欣喜若狂,带了水果点心上门感谢鲁克。

 

那天,鲁克把那箱苹果和两袋点心抱在怀里,开心得不能自已。

 

鲁克开始在小区内扬名,很多家长慕名而来,鲁克越来越有自信。

 

重要的是,在帮助别人的过程里,鲁克学会了关心别人。每天苏婷回家后都有现成的饭菜等着她,偶尔加夜班,鲁克还会去单位门口接妈妈下班。

 

苏婷做了子宫肌瘤的手术。整个住院的手续以及手术签字等事情都是鲁克打理的。苏婷手术以及调养的一个星期,鲁克累得走路都有些打晃,苏婷固然心疼,可依然让儿子全程陪同自己。

 

她知道,让儿子体会到关心别人,照顾别人,学会承担责任,面对挫折,她对儿子的教育才做到了真正的不偷懒。

 

苏婷出院的那天,天气很好。鲁克对苏婷说:“妈,我要开始工作了,我觉得自己能够养活这个家了。”

 

苏婷说:“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万一又被拒绝了怎么办。”

 

鲁克说:“被拒绝了我又不会少一块肉。”

 

过了一会儿,他笑着对苏婷说:“其实,前两天我去了市一中。”

 

苏婷很意外:“没听说市一中现在招老师啊?”

 

鲁克说:“我冒昧上门,没想到居然说动了校长见我。”

 

苏婷很惊喜,儿子的这个举动,比他拿到浙大录取通知书更令她欣慰。

 

“结果呢?”

 

“课讲得还不错。校长给了我聘书。”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妈妈和儿子之间的故事,听到这里,也许我想你会更加直观地感受到为什么我们说爱不只是一味地付出,我们爱一个人是希望能够让他变得更好,希望能带给他更多,然而付出却并不是唯一的手段和方法,也许,让他们怎么样学会能够为自己负责,能够独立地照顾自己,才是为他做过的最好的付出吧!就像那句话说的,父母挚爱子女并为其计之深远,我想让他能够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独立的,乐观的,坚强的面对世界,打理好自己,这是作为父母能带给孩子最好的爱!

 

而其他的关系呢?例如情侣关系,我想两个相爱的人对对方最好的付出,是让对方感觉到爱能带给他温暖,力量和自由,而不是压力,束缚,一味地付出有时带给对方真的过多的压力,是束缚,与其辛苦自己,又让对方难过,不如学会去控制自己的付出,学会去练习自己的付出,给自己的付出掌握一个度,求一个方式,同时也不要忘了爱一个人也需要向他索取爱……

 

93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