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鼹鼠也有甜蜜的爱情

字体大小: [] [] []

对于超级怕冷的我来说,冬天绝对不是个好季节,何况我几次失业又都是在冬天。这不,圣诞节前18天,我迎来了第N次失业。

 

好在,如果不去声色犬马的场所,我的那些积蓄应该还可以应付到春天。因此,我打算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像冬眠的鼹鼠一样度过这个冬天。

 

事实证明学做冬眠的鼹鼠很幸福。房间的暖气很足,只要穿轻便的夏装即可。我要么上网玩游戏,要么看喜欢的电视剧,要么给自己弄点好吃的……但每月总有两次,我需要出去囤粮,真是无奈。

 

这不,又到了采购的日子。我包裹严实后出了门。

 

小区斜对面的乐购正搞节前促销,抢购的人很多……天啦!别挤,踩到我的脚了!正懊恼,有一只手迟疑地从背后拍了拍我的肩。扭头,竟是姚远。

 

真的是你,岑苏!我们有五年没见了吧?姚远眼里满是惊喜,上下打量着我……此刻的我包裹得极似一只肥胖的鼹鼠。而平时,我是很女人的,穿细跟鞋戴耳环,春天那会儿牛仔裤的腰只有一尺八。糟糕,姚远怎么会突然出现?我掩饰不住失落地问他,你不是在银城吗?

 

还在,这次回来探亲,陪我妈出来采购。说着他指了指左边的货架,那儿有一位老太太,冲我狐疑地点点头。我的心情,骤然降至冰点。

 

这天,我跟大学校友姚远,在乐购转了很大一圈,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什么也没买,我空着手跟姚远走了出来。

 

姚远问我为什么不买东西,我才想起自己错过了许多芬芳美味,便撒谎说我一个人在家觉得孤独,便常来超市凑热闹,并不一定要买什么。姚远听了信以为真,居然还笑着说,你还跟那个时候一样,总有许多奇怪的想法。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姚远对“那个时候”所表示出来的一种怀念。但他这话的确打动了我,让我的心瞬间有了回暖的感觉。

 

姚远是我的青春,却或多或少存在着伤害和疼痛。

 

五年前,我刚上大一。姚远上大三。我们在接新生的时候认识,然后他开始追我。那种感情很懵懂,淡而甜蜜。

 

姚远很执着地追了我两年。而我当时的意识还停留在高中时代家长禁止恋爱的条例里。对于他的追求,始终不予回应。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流火的七月,马上要毕业的姚远在女生宿舍楼下对我说,银城一家药厂要签他,他想去,问我什么意见。我不加思考便对他说,那家药厂效益不错,你去吧。姚远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都没说。我以为他嫌银城远,舍不得离开故土,就又补了一句,银城多好,还能滑雪。

 

姚远就笑了,有一丝无奈,而我当时不曾察觉。那晚很热,姚远用拇指擦了一下我额头上的汗,才转身下了台阶。

 

然而在姚远离开之后,我却时时想起他,想起那天他像装了一肚子话要对我说。可对着不解风情的我,他有口难言。姚远触摸我额头的时候,我一定是有感觉的,不然不会那么深刻地记下这一幕。我才逐渐了解到姚远对我的感情,并且逐渐地确定我对姚远,决非不爱。只是,等我明白时,为时已晚。

 

如今,我又见到了姚远。虽说时机有些不当,但我的激动还是远胜于窘迫的。

 

第二天临近中午,姚远给我发了短信,问我中午是否方便,他想请我吃饭。犹豫了一下,我对姚远坦白,我失业了。

 

姚远让我选地方。出于一种鬼祟的心理,我说了大学时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这暗示是否过于明显?好在姚远回应得爽快,好的,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我忙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澡。到浴室,刚放了水,电话脆响。我光脚出去接电话,结果滑倒在地,摔折了右小腿。

 

那通电话是姚远打来的,他想告诉我他已经到了,而我们要去的那家店,正在拆迁。这些我都是后来知道的。

 

当时我的右腿疼彻心扉。我穿了简单的衣服,爬着打开门,喊来我的邻居,送我去了附近的医院,拍片,接骨,打石膏。

 

再跟姚远联系已经是三天之后。我跟他道歉,说我病了,但没有讲正在医院接腿骨。姚远的反应不冷也不热,叫我注意身体,说改日会来看我。

 

他的态度,明显有了疏远的迹象。

 

圣诞节那天,我总算出院了。可冰箱里空无一物,只好去乐购了,我拄着双拐,这回笨得更像鼹鼠了。没想到,竟又一次碰见了姚远。

 

他在挑选红酒,我走过去,双拐点地的敲击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回头,我们同时看见了对方。

 

看到我架着双拐,姚远嘴张得很大,但很快镇定,笑着说:“鼹鼠,圣诞快乐……”这是很别致的一个场景,像多年前的对视一样,我跟姚远,望着彼此,望到忘我。

 

姚远在乐购买了只毛绒玩具鼹鼠送给我,我知道他在挪榆我,可还是乐于接受。然后他背我回家。我伏在他的背上,听着他轻微的喘气。瞬间我察觉到一种名叫爱情的气场,正暗流涌动。

 

姚远的妈妈,虽然只在乐购见了一面,似乎很喜欢我,第二天她老人家就煮了好吃的来看我,以后隔些天就会带东西来。只是姚远有些日子没有再出现,我忽觉时间过得特别缓慢,夜晚尤长,常是一觉醒来仍是茫茫黑夜。

 

再次接到姚远的电话,已是一月中旬,他要开车载我出去兜风。

 

这天阳光真好,姚远打开车门扶我进去,也不急着发动,先放了张CD,是班得瑞的。音乐悠扬流淌,我心念随之一动,班得瑞正是多年前我推荐他听的,一别经年,音乐还是能感动当年人。

 

姚远开始跟着一起哼唱,我缩在车子里,享受着这一刻。姚远的声音已不似当年那般清澈,有了些沧桑的味道,婉转的尾音处,让人忍不住遐想:这几年他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蜕变?当然了,这几年下来,我也早不是当年那个眉眼单纯、五官秀美的岑苏。

 

回忆加重了空气里的伤感。姚远似乎也想到了这些,忽然不唱了,发动车子前往郊外。途中,我问他:“怎么前些天不联系我?” 姚远说:“回银城了,有点事情要处理,不过都OK了,现在可以开心地放松了。”

 

这天,郊外的景色宜人,疏林间点缀着浅浅的雪色,零星的游客分散其中,好像装饰的宝石。姚远像个开心的孩子在林间疯跑,一不小心就摔一跤。我则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忍不住哈哈大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我跟姚远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所有的芥蒂瞬间融化……

 

我爱姚远,想跟他在一起,而且,他也是爱着我的。纵然有些其他的岁月穿插进我们的生命,但已不重要了,过去的都不再重要。

 

因为腿伤不能回家过年,爸爸妈妈说要过来陪我,这消息真是让人开心。

 

一月底,应该是冬天最冷的时候了。以前的话,这种气候我最不愿意出门,感觉站在外面讲出的话也会结成冰。但今年为了迎接爸妈的到来,我常外出去超市采购。姚远自告奋勇当我的苦工,我坐在推车里,被食物淹没了。

 

我发现冬天并非十恶不赦,如果没有冷冻,就没有速冻饺子没有思念汤圆;如果没有冷冻,过去很多的东西都会坏在空气里,有谁还会记得它昔日年轻的面孔?看来童话书里说得没错,王子的确是要在风雪交加的季节骑着白马,身怀绝技地出场。

 

姚远一直没跟我表白,但我认为,我们已经恋爱了。可如果他还不表白的话,我是不是该主动些?好在不久后,姚远便很郑重地说要请我吃饭,并强调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我在心里说这顿饭等得好漫长呀,愉快地问他在哪见。

 

姚远在电话那边十分轻柔地说了时间地点。一个体贴的距离,离我家很近。

 

我带着难以名状的激动,特意穿了明艳的羽绒服和小腿裤。新造型可是名副其实的可爱,我幻想着今天的表白。或许我们的真爱从此复苏了。

 

万万没想到姚远跟另一个姑娘等在那儿,他们手拉着手,很是亲密……我看着那个姑娘,支吾了一下,找不到词儿了。

 

东北女孩倒是很爽朗,自我介绍说是来自银城,叫初艺。她很漂亮,腿又长又直,一双平底黑靴子穿得极俏皮。我猜测姚远去银城后认识了初艺,一见钟情。他们之间的那种亲密不是装出来的,没有长久的相处真的做不到。

 

可姚远把我搅进来是什么意思?定是要惩罚我年少时的不解风情……

 

真相的揭露掐灭了我抵抗严寒的勇气,周身冰凉,还很困。姚远倒是蛮热情的,给我夹了很多吃的,我统统吃掉,但食物入口却味同嚼蜡。

 

快结束的时候,初艺接了个电话。然后突然站起来说,我有急事,得走了,对不住了二位,咱回见。说着起身离开了。

 

初艺走后,姚远招呼服务员上了水果,对我说,鼹鼠,多吃点,几天没见,你又瘦了。

 

我把头扭到一边,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把水果推到一边说,够了!我又不是猪,没那么能吃!姚远做出一副夸张的吃惊状,见我快哭了,才忙来安慰我。

 

我哪管这些,想到多年前我因为迟钝错过了姚远的爱情,重逢后我以为爱情回归的激动……结果只是我会错了意,搞得自己这么难堪,我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这次真把姚远吓到了。他接着我的肩说,别哭啊,怎么了?初艺是我表妹,她一直想见你,我就带她来了。

 

表妹!我惊讶地看着姚远。他一脸真诚地点头:真的,谁叫你这只笨鼹鼠那么迟钝,我只好让表妹过来助助兴。原来这个家伙竞对我用了计策。我更生气了,一把推开他,你认为,这样子很好玩吗?以后别来烦我了。然后,我一瘸一拐地离开了餐厅。

 

晚上,姚远在我家楼下大喊,鼹鼠,新年快乐……鼹鼠这昵称,我可不想让外人知道,只好让他上楼。姚远说,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我嗔怪道,你做梦去吧,不过是想让你去车站把我爸妈接回来。可我一脸的笑容,还是泄露了心底的甜蜜与幸福。

97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