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不说话就是都满意啦

字体大小: [] [] []

我会在你的坟前跳支舞

一年前,我搬入新居半个月后的周末,早上还在睡梦里,忽然被门铃声吵醒。嘟哝着爬起来,贴着猫眼中看门外按门铃的人,吓一大跳。竟然是老爸和老妈。这对老头老太太,竟然突然袭击,一声不吭地不请自来,还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这里。并且,他们到底来做什么?

 

老爸答,庆贺你有了自己的小窝。

 

不说还好,一说真是让我脸红,这小窝,百分之八十的款项出自他和老妈多年积蓄,我只拿了装修款。其实当初我对买房并无太多热爱,是他竭力促成,记得当时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怕日后某人不在房产证上给我加名字?”他摇头,想了想说:“管他是谁?敢!不过有备无患,全当后盾吧。”

 

就这样,我在省会有了自己的房子,小二居。

 

我当然希望他们来,耿耿于怀的只是没有提前通知让我接站——还是不信任我的成长,这点小事都不“麻烦”我。吃早餐时,我问他:“在你看来,我究竟多大算长大呢?”

 

他吸着面条含糊地说:“只要我和你妈在,你多大都是孩子。”

 

回答得真有哲理,只是这个男人,大半辈子每天早上吃面条,不烦啊?

 

“不烦!”他说,“这么多年就你管我叫爸我都不烦。”

 

什么理论啊,真有才!

 

那一阵,市都市频道在重播一部古装剧《倾城雪》,董洁扮演的“坏女孩”江嘉沅吸引住我。那种贪玩又耍赖的性格,是我同类。

 

慢慢在后面的剧集,看到这样的片段:江嘉沅提了自己做的饭菜去给故去的爹爹上坟。坐在坟前,背靠墓碑,那女孩仰头看着天空,大声问:“爹,我做的菜好吃吗?我上次带来的那个人你满意吗?”然后停顿一下,说,“不说话啊,不说话就是都满意啦。”

 

画面中的女孩就笑了,我也跟着忍不住笑了一下。

 

老爸看到这里也笑了:“这爷俩怎么跟咱俩似的。以后我死了你来看我的时候也要高高兴兴的。”我点着他的鼻子笑着说:“没问题,我还会在你坟前给你跳个舞呢。”说完我俩哈哈大笑起来。

 

在我俩相处的28个年头里。他从来都是用极其正面的能量引导我。一年级的时候很喜欢吃巧克力。他会告诉我只要我能自己完成3件事情就会得到。为了吃到巧克力,我就会帮妈妈洗碗、擦桌子、叠衣服。等我睡着以后他偷偷将巧克力塞在我的枕头底下,等我睡醒发现,会有一种天外来物的感觉。

 

有一年中考没有考好,回家心理压力很大。老爸劝我:“晚上就不要想难过的事了。等天亮了再想,就没那么难过了。”
他用特别的方式宠爱着我,让我感受不到生活的苦。

 

“外交家”的秘密

 

住了一些时日之后,他充分地发挥了自己“外交家”的天赋,左邻右舍、楼上楼下,很快就摸清了这些邻居们的来龙去脉,几口人,在哪里工作,包括邻居大姐的电话;并不经我同意把我电话留给了对方,理由是“远亲不如近邻”。

 

小区外水果、蔬菜摊点儿的商贩竟然也都熟了。卖水果的小伙主动招呼他“大叔”。他点头应得亲切,不忘寒暄两句,这两天的火龙果够新鲜,姑娘喜欢吃。

 

对,我喜欢吃火龙果,在他来之前,我已经在此处买过几次,交钱拿东西,从没多说过一句话,也没抬头留意过人。他一来,什么都不一样了,走好远还听小伙在身后说,只管来拿就是,保证新鲜、最低价。

 

我好奇地问他:“你都跟人说什么了?”

 

“哪有什么?拉拉家常,以后你在这里住,和他们熟悉点有什么不好?”

 

“有什么好?又不是不花钱白送,也就说得好听,你没听说过无商不奸?”

 

他就瞪我一眼:“年纪轻轻怎么那么俗气?你爸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重要的是有生活氛围、有人气。人气懂不懂?”

 

我扑哧乐了,原来人气就是和居住周围的小商贩搞好关系,以前我以为人气是指微博粉丝呢。

 

没过几天,他竟把专门负责收小区废品的中年男人领到家里去了。我进门的时候,他正给人泡茶喝。我新买的碧螺春,他真舍得。

 

门口已经收拾了一堆物品,我蹲下来翻看了一会,旧杂志、旧衣服、旧茶杯……用过的瓶瓶罐罐,我一直懒得处理。难为他们能如此准确地挑拣出来帮我清理,但不至于把人领回家吧?

 

表面上当然不能发作,等那人一走,我便大叫:“真没安全意识,你知道现在外面多乱吗?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他不以为然,反倒批判我:“这世道就是被你们这些人弄坏的,看谁都像坏人,心眼越来越狭窄,人和人之间越来越生分。”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很多小偷都是乔装收废品的上门打探盯梢,别人防备都防备不过来,你还引狼入室。说说,那么多东西他给你多少钱?”

 

“没要钱,人家愿意要就不错了,也就凑巧他家里有丫头,正读高中呢,个头比你低点,也不胖,你不穿的衣服刚好可以给她穿,也算你做好事了。”

 

真是没了脾气,他连人家有女儿读高中什么模样都弄清楚了。“你看看,钱都没给你,更加证明他不是单纯来收废品的。”

 

在我说完这些话后,他就顿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爸这个年纪了,什么不懂?不过爸知道,一个时时把女儿挂在嘴上的人,怎么都不可能是坏人。”

 

本还想回嘴顶回去,但不知怎得,眼睛里竟然有些潮潮的。最近几日总感觉他声音越来越沙哑,半夜里还总是咳嗽得厉害。

 

下班回来路过水果摊,给他买了几个雪梨,让妈炖了。卖水果的一听说是买给他治咳嗽的,硬是多给了两个。妈一边炖梨一边悠悠地跟我说了一个隐藏许久的秘密,爸得了肺癌。

 

他为我的生活织了一张网

 

那天夜里,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眼泪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原来,他是怕我日后没有地方遮风避雨,所以倾其所有买了房子给我;知道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活,希望多一些人来关心我,于是才与这些人打得火热。不知情的我,还说要在他坟前跳舞的傻话,还要教育他不要和陌生人亲密过度。我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懂事的女儿。

 

妈说:“你千万不能让你爸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你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开开心心陪他过完这剩下的日子。”

 

第二日,我还跟平时一样,跟他谈笑风生。只是看到他略微浮肿的脸,才发觉自己怎么如此粗心。竟然没有觉察到他一丝一毫的不对劲。

 

后来,他的情况越发严重,只是说背痛,每天下班后,妈妈在厨房里忙活着,我坐在窗前对着夕阳帮他按背,有时按得久了,他就昏昏地睡去了。我又害怕他就这样去了,又不忍叫醒他。此后,他在夕阳下窗前的背影和从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成了我最温暖的回忆。

 

咳嗽越来越严重,他提出和妈回老家去。我要一同前往被拒绝了。我猜得到他是这种态度,于是不再坚持。

 

他们走后,我的生活也立体地热闹了许多。早上在电梯里,总有人点头打招呼,忙得我应接不暇,过了好几天还有老太太问,你爸啥时再来啊?

 

每天下班回来,小区外卖水果的、卖青菜的、卖凉皮的包括干果店的胖大妈,也总是坐在门口一边嗑瓜子一边用方言招呼我,闺女,下班啦。好像我是她闺女一样。

 

真有人气啊,我总是边答应边感慨。

 

周末下雨,卫生间出了故障,有一处角落漏水。给物业打了电话,物业查看过,怀疑顶部隔板里的上水管出了问题,让我找装修工人解决。

 

年末,很多工人都回老家过年了,去哪里找工人?茫然无措时,在楼道碰到邻居大姐,她对我说,负责收废品的男人略懂一些电路,可以找他。

 

于是问题顺利解决,对方不仅帮我拆装了卫生间吊顶、修好了泄露,还坚决分文不收并将电话留给了我,说,姑娘,以后有事随时找我……怎么看着你比以前瘦了些,得注意身体,别减肥啊,女孩子太瘦了不好,爹娘看了心疼……对了,你爸他好吗?

 

我爸……我沉默良久,点头,他好,他很好。

 

那就好。他拿着工具离开,记得问你爸好啊。

 

那时我更加体会到老爸的良苦用心,他在离去前,默默地为我结了一张生活的网,无形,却真实有力。

 

不说话啊,不说话就是都满意啦

 

我加了一个星期的班把事情做完,跟领导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去陪他。见到他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水肿,因为癌细胞转移压迫声带,已经不能说话了。那么爱说笑的一个人突然不能讲话了,可我却比任何时候都能读懂他的语言。

 

和妈妈处理完后事之后,我又回到省会上班。我依旧开心地工作,在买水果的时候,也会主动与他们话话家常。当人们询问起来,我依旧告诉他们,父亲很好。只因他离开前,我答应了他,不对任何人倾诉失去他的痛苦,也不自己反复痛苦。妈说,他在天上看着我,不希望我如此。

 

不记得多少影视剧里,主人公面对故去的亲人悲戚难过、痛哭失声。想起我笑说在他坟前跳舞的戏言,竟然心生了感动。他一定在天上,微笑地看着我。这样的相望,真好啊真好。我喜欢。

 

后来,在他的坟前,我真这样仰头看着天空问过他,我问他,最近还好吗?钱够不够花?酒够不够喝?不够的话跟我说啊,你知道我懒,不主动的……

 

然后过了一些日子,梦里总不见他跟我索取什么,我便知道了,他很好,富足安逸。于是又去看他,还是仰头看着天空大声说,我知道啦!

 

我知道了,我和他,永远不能相忘,那么就这样相望吧!不悲悲切切、哭哭啼啼……因为,那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我想要的。他想要的,无非是我平安喜乐。现在的我一个人生活在别人的城市,有安稳工作、温暖居所、邻里和睦、时时有人照顾帮扶,懂得信任他人、真诚微笑;我想要的呢,是他看着平安喜乐的我,心满意足。看,每一个宠溺的男人,都会养出一个“江嘉沅”这样的女儿,每一个“江嘉沅”的背后,也都一定会有一个他那样的爹爹。

 

标签:
315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