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蹭姑娘与她的永恒少年

字体大小: [] [] []

 

1千万不能被他看到

 

每天下午放学后,毗邻省实验中学的小草书店就会在五分钟之内,被倾巢而出的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

 

直等大家散去,罗隐瞳才走上前,小声说:“老板,请给我一本《故事会》。”接过杂志,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塞进书包,狠狠拽上拉链,长吁一口气,好像自己刚拆了一枚即将爆炸的定时炸弹。

 

千万不能被他看到,以为自己是个喜欢看《故事会》的女生,那就糟了……

 

在罗隐瞳三番五次的进谏之下,老板终于同意将每个月固定来买杂志的几个学生记下名字,他们的杂志一到,就用牛皮信封装好。

 

2011年的夏天,老板大概是隔夜被蚊子吵得没睡好,睡眼惺忪地将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隐瞳时,并没有“诶?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感觉。

 

回到家把信封交给罗爸,却赫然发现里面是一本《看电影》——

 

杂志版权页上写着主人的名字和班级:

 

高二(5)班,陆绘森。

 

那么,那本写着罗隐瞳姓名和班级的《故事会》在他手上!

 

2、只能帮你到这里

 

她又去了小草书店,吞吞吐吐地说:“能不能麻烦您,这次还是把我跟那个陆绘森,掉个包?”

 

老板惊异地打量了一番罗隐瞳,好像在看一只水母。

 

没多久,陆绘森又来找她,将那本“被换错”的杂志砸到她课桌上。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罗隐瞳笑得像只疯狂的土拨鼠。

 

一个月后的一个黄昏,陆绘森跑来找她。

 

夕阳里,他轻靠班门,书包闲闲挂在肩头。

 

“我现在要去小草书店拿书,你,跟我一起。”

 

你是在约我吗?她想问。

 

陆绘森说:“当着我们的面,那老板应该不会再弄错。”

 

罗隐瞳失望地点点头,故作矜持:“我今天没有要拿的书。”

 

不屑的眼风扫来:“为了节约我宝贵的时间,就麻烦你陪我一趟。”

 

她只好悻悻跟着陆绘森去拿书。男生拿起信封道了个别就飞快走了。

 

秋风瑟瑟,女生孑然一身站在书摊前,分外凄惨。小草老板语重心长地说:“小姑娘,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

 

3、他……这可都是为了我

 

她决定不择手段地接近陆绘森。每次经过5班门口,她都看到陆绘森在埋头看书——这货估计只会和书本谈恋爱吧!

 

没多久,学校实验楼大装修,原先的两个化学实验室只开放一个,不得不让两个班同时分享。出于“先进带后进”的人道主义,学校将成绩最好的5班和最差的16班安排在一起。

 

化学老师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地宣读实验安全守则,压根没人在听。期待实验课许久的同学们都盯着面前缓缓燃烧的酒精灯。更别提罗隐瞳,她才不想看酒精灯呢,旁边的陆绘森比什么都好看。

 

唯一让她不爽的是,实验是三人一组,除了陆绘森,还有个嬉皮笑脸的男生。三人分工如下,陆绘森开口,男生动手,罗隐瞳——“她还是在旁边看着比较安全。”陆绘森如是说。

 

“铁夹靠后,不知道应该夹在离试管口的1/3处吗?”

 

“试管口再向下,再向下一点——等等,你检查装置的气密性了吗?!漏气了谁负责!”

 

“氯化铵少放点,太多了!这怎么和消石灰混合均匀啊!”

 

陆绘森的吹毛求疵让人叹为观止。

 

男生终于崩溃,气得猛一拍桌:“你能你来啊!”

 

瞬间,酒精灯被男生的手风扇倒,火苗瞬间窜出,沿着越流越多的酒精向桌边三人扑来。

 

罗隐瞳看着迎面杀来的火舌,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被陆绘森推倒在地上,然后就看到火苗顺着他衣服的下摆一直往上烧去……

 

幸好化学老师及时赶来灭火。

 

虽然没有烧到脸,但陆绘森整个胸口都被中度烧伤,要住院三个月。噩耗传来,罗隐瞳流下眼泪:“他……这可都是为了我啊!”

 

4、似乎看到幸运的曙光

 

官方慰问团刚走,躲在走廊多时的罗隐瞳终于畏首畏尾推开了病房的玻璃门。

 

昏黄的灯光下,她看到一个活像摇篮的病床。陆绘森被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脑袋,活像一枚恐龙蛋。

 

“是你。”陆绘森认出她。她来干嘛?

 

“你为我受伤,我来看看你!”一句废话。

 

这有点超出陆绘森的认知极限:刚才的官方慰问团可是迫不及待地离开呢,他能读懂他们脸上的幸灾乐祸。他一躺三个月,给了他们冲上第一名的契机。

 

看着无动于衷的陆绘森,罗隐瞳给自己找台阶:“你如果要休息,我就先走好了。”

 

“你别走。”轻轻三个字,就像一只从摇篮里伸出的胳膊攥紧罗隐瞳肩膀。

 

“连你都不在,时间会更难熬。”男生声音淡淡,却字字戳中她心。

 

她喜不自胜:“那我陪你聊天?”

 

“聊天……为什么你对这种无聊透顶的事如此执着。”他朝床头柜怒了努嘴,“抽屉里有本《重难点手册》,你拿出来,翻到第86页。”

 

女生乖乖照做。那一页都是让她头大的物理竞赛例题,其中例1、例2不仅空着,还被划上了一个大叉。

 

“例题3读给我听。”他说完就闭上眼,一脸“快给大爷念”的不耐烦。

 

“某人造地球卫星的高度是地球半径的15倍,试估算此卫星的线速度。已知地球半径R=6400km,g=10m/s²。”
微微思考,男生娓娓道来:“设地球与卫星的质量分别是M和m,则……又根据近地卫星收到的引力可近似认为其重力,即……”

 

罗隐瞳目瞪口呆:“你有透视眼?居然和标答一字不落。”

 

“少见多怪。”

 

少年依旧傲娇,但言谈间有淡淡微笑。罗隐瞳似乎看到幸运的曙光。

 

5、她只想感动一个人的心

 

此后,罗隐瞳一放学就往医院跑。她不能不急,陆绘森闷了一个白天,连一道物理题都没法做,他会疯!

 

第三次“医院约会”(罗同学语),陆绘森就皱眉问她:“每天你五点四十五到达医院,八点半离开,请问你作业都是用什么时间做的?”

 

“啊?我……”她刚想说早自习找人copy一份就行,又想如此作答太损形象,就撒了谎:“很快就能搞定啊,我晚上十点钟就上床睡觉了!”

 

“哦?”陆绘森鹿眼一挑,“我没记错的话,你上次月考连卷子都没写完的吧,说实话会死?”

 

她脱口而出:“知道我?!”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全校闻名的磨蹭大王,打听一下谁不知道。”说实话,她来看他之前,他确实不知道她是谁……

 

“给你两条路,”他正色说,“要么你乖乖自己做作业,要么我就算闷死了也不会让护士放你进来。护士姐姐们都很宠爱我,你知道的。”

 

罗隐瞳狠狠盯了他三分钟,说:“卑鄙……成交!”

 

为了和陆绘森的约定,罗隐瞳被迫提高了自己写作业的速度,咬着牙也要自己做完。

 

不是没想过注水,但罗隐瞳一想到要对着他那双小鹿班比的眼睛说谎,就觉得发愤图强写作业是小事一桩!

 

罗爸得知她去看望“那个见义勇为的美少年”,每次都塞给她一盒精心腌制的鸭脖。

 

而在医院,陆绘森毫不意外地遭到所有小护士的调戏。

 

“诶,你的小女朋友怎么还没来?”正要推门,罗隐瞳听到小护士的声音传来。

 

“少来。”是陆绘森的声音。“谈恋爱这种毫无建设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浪费时间做。”

 

小护士笑着跑出来,看到门外的罗隐瞳,留给她一个同情的媚眼。

 

“我给你带了鸭脖。”她走进去,干巴巴地说。

 

“才不要吃什么鸭脖!”她的迟到让他少做了几道题,正在气头上,“麻烦得要死,要用牙齿将骨肉分离,要吮干净味道,要吐骨头,大费周章又不能填饱肚子!”

 

男生如此贬低罗氏一家赖以生存发展的鸭脖,让罗隐瞳恨不得把鸭脖子丢去喂狗,但她看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男生,觉得实在不需要跟一个只有语言杀伤力的人计较。

 

“不吃,好!”罗隐瞳把饭盒往床头柜上一掼,说,“你想清楚!下次有东西吃,就是你爸妈来看你的那天!你要不介意,就尝尝隔壁老太太吃剩的食堂盒饭吧!”

 

陆家爸妈日理万机,探望宝贝儿子这样的事情,三天一次已是极限。想到爸妈昨天刚蜻蜓点水地来了又走,又想到医院食堂缺油少盐的盒饭,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陆绘森只好妥协,一双鹿眼向罗隐瞳斜扫过去,说:“那好,你帮我把鸭脖上的肉都剔出来,我就考虑吃吃看。”

 

陆绘森在医院躺了三个月,罗隐瞳就给他读了三个月的《重难点手册》,给他挖了三个月的鸭脖,还——陪他上了三个月的厕所。

 

如此可歌可泣,简直能入选“感动中国”!

 

可比起感动中国,她只想感动一个人的心。

 

6、励志教科书vs少女陶渊明

 

有一次,穿病号服也好看的陆绘森扶着墙走出厕所,看到一脸羞涩的站在男厕所门口接受各路大叔目光扫射的罗隐瞳,心中突然哪里动了一下下,稍纵即逝的那种。

 

重新躺回床上,罗隐瞳刚拿出那本做了记号的《重难点》,陆绘森发话:“不念了。”

 

她以为自己听错。

 

“今天我们……聊聊别的。”

 

此话有如惊雷,她差点把书掉地上。这种上厕所都恨不得背几个长单词的人,怎么会把生命浪费在“聊天”上呢!

 

“聊什么……”女生仿佛身在云里雾里。

 

“随便。”傲娇依旧。

 

那就聊她吧。罗隐瞳恨不得从自己的受精卵时代讲起,将十六年人生尽数相告。

 

她的磨蹭对罗氏家族在户部巷的崛起,有着极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在罗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她的磨蹭尚未显山露水。作为胚胎,她长势喜人。作为幼童,她半岁能走,一岁开口,也没有输给任何人。可自从她进了托儿所,班主任隔三差五向罗爸吐槽。今天说她穿衣服太慢,别的小朋友鞋带都系上了,她还在扣上衣扣子;明天说她吃饭太慢,一颗米也要玩赏一遍再吃下半颗;后天则说她反应迟钝,全班打疫苗,只有她针都拔出来了才放声大哭。

 

上了小学,她的磨蹭已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为了不迟到,她每天五点半起床;每晚做作业到转钟,痛煞罗爸。老师的告状此起彼伏:她这么磨蹭,中考能不能做完都是个问题!

 

罗爸急得搓手,他深知如今世道,女儿若一直慢到高考考场上,岂不是被其他小兔崽子轻易涮得一根毛不剩么(罗爸语)。

 

“瞳瞳,你为什么放学回家要走这么长时间啊?”罗爸有次决定找出原因。

 

“因为我在路边跟一块石头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它跟我讲它一路以来的故事呢!”罗隐瞳扬起稚气的小脸,罗爸瞬间被她萌哭了。

 

在别人看来,这简直是一句疯话,要被发配给心理医生。在罗爸看来,这简直是一首绝妙的诗。自己的女儿注定不同凡响,就算这份磨蹭被所有人鄙视,他也要守护她!

 

面色凝重地一拍大腿,罗爸决定为女儿下半生之安逸而努力。

 

年复一年,罗隐瞳从一个比别人慢半拍的萝莉长成了比别人慢半拍的少女,罗家鸭脖也从一个小门面发展成了遍布武汉三镇的连锁店,堪称户部巷第一鸭脖大户。

 

说了一大堆,陆绘森似乎没有不耐烦。罗隐瞳喘了口气,说:“那你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

 

陆绘森的人生如果打印下来,就是书摊上十元一本的成功学:更高、更快、更强。陆绘森不会在任何“这毫无意义”的事上花时间。

 

从小到大都是最优秀的一个。成绩好,体育好,收的情书最多——可是,对一切人际关系感到苦手,这也是他。

 

“你不孤单吗?”他居然不在乎没有朋友,罗隐瞳简直不可思议。

 

“优秀的人都是孤单的。因为优秀意味着少数,注定和大部分人不同,注定离群居所。”陆绘森说,看不出高兴还是悲伤,“如果你为了不被孤立,把时间浪费在和人相处上,最后也就沦为一个庸人。”

 

可是庸人也有庸人的快乐啊。如同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是一个伟大的什么什么人了,就靠着老爸的庇护,优哉游哉度过自己毫无建树的人生。可这样的人生就不是人生,就不快乐、就不值得度过了吗?

 

那一刻,罗隐瞳心中涌上一股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悠悠苍凉。这就是她和陆绘森的区别,不是排名榜上的一头一尾,不是走路生风和磨磨蹭蹭,不是孤僻的傲慢和豁达的偏见。

 

她看清他们之间银河般的鸿沟。那一边,是鸡血四溢的励志教科书,这一边,是悠然见南山的少女陶渊明。

 

她顿时不知进退,踌躇在原地。

 

7、这可不是她这种智商的人玩得起的

 

即便有了如此忧伤的觉悟,罗隐瞳还是每天去看陆绘森,他每次都会和她聊聊天。虽然往往只有五到十分钟,但都成了她奋战第二天作业的动力。

 

可那次,陆绘森说:“明天你不用来了。我爸妈要来接我出院。”
三个月,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罗隐瞳简直要忧伤起来。

 

一想到重新回到学校为考试厮杀,少年脸上闪耀着壮志光辉,他那么急切地要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激动的心情,让他忽略了对面女生脸上失落的表情。

 

女生多想告诉他,能不能一直这么督促她,一直督促她到高考,让她能够离他近一点。

 

穷尽所有力气的努力,都不过是为了靠近你。

 

可她看到陆绘森闪烁的眼神,已经给了自己答案:他不可能。

 

出院后,陆绘森再次回到他高速运转的人生轨道。

 

班主任看他的眼神依然充满春天的温暖,同学们看他的眼神依然充满敬畏。

 

可,他似乎有点,喜欢上了,发呆——毫无建设性的事。

 

偶尔自习课,埋头做卷子的他,会忍不住抬起头,看窗外那棵梧桐树,缓缓掉下一片叶子来。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路边花坛上的蚂蚁劳工一起扛着一块面包屑,他居然也忍不住走过去,蹲下来盯着看。

 

独自回家的路上,他试着摘下循环播放英语课文的耳机,放空时刻进行物理题云计算的大脑,让周遭的环境猛地侵袭进来。路边卖关东煮的小贩,发传单的勤工俭学大学生,川流不息的车流,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群。

 

不知不觉,居然走到了户部巷。从来厌恶逛街的他,居然饶有兴趣得沿着步行街走走停停,看看新出炉的臭豆腐,和滴着红水的糖葫芦,还有……那闪烁着“祖传秘味鸭脖”的霓虹大招牌。

 

看到鸭脖,就想到那个给自己挖了三个月鸭脖的女生。罗隐瞳,好像他一出院,女生就从他生活中蒸发了一样。此题,费解。

 

高二下学期末,“高考动员大会”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偌大的体育馆大厅,5班和16班的队伍挨在了一起。陆绘森的目光把16班看了个遍,也没看到那个磨磨蹭蹭的身影。

 

倒是林柯,跟他打了个招呼。陆绘森有些印象,这是那个和罗隐瞳同进同出的女生。

 

“罗隐瞳呢?”他问。

 

“自从你出院,罗隐瞳就没来上学了啊。”林柯说。

 

陆绘森大吃一惊:“她已经笨到这种地步了!?学校不会在高考之前开除学生的啊!”

 

林柯皱了皱眉,“只是回家复习啊。”

 

陆绘森狐疑地说,“别傻了,这才高二下学期,她着哪门子急!”

 

林柯耸耸肩:“我哪儿知道。你关心罗隐瞳干嘛?”

 

男生退了一步,脸红了:“哪有,不可乱说。”

 

嘴上不承认,陆绘森皱起眉头,心中涌起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一定要找到罗隐瞳!玩失踪——这可不是她这种智商的人玩得起的!

 

8、他第一次被人说得哑口无言

 

罗爸手起刀落,嚓嚓两下一根鸭脖被切好装袋递给顾客。

 

“话说,你来参观的?”他都接待完五位客人了,这个站在门口的少年既 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有要买东西的意思,不知他究竟几个意思?

 

来踢馆?不像啊,这么弱柳扶风的美少年。

 

陆绘森别扭半天,瞟了眼罗爸手里的砍刀,说:“师傅,一根鸭脖。”

 

“早说!”罗爸三下五除二处理好递给男生。他接过也不走,欲说害羞的娇俏。

 

少年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声“抓小偷啊!”下一秒,他就被一个飞驰而过的身影狠狠一撞,手中塑料袋被撞到地上。

 

“捡起来啊!”罗爸急得喊。

 

“没必要,我是来……”

 

罗爸气得打断:“没必要?!你们这些90后就是过得太滋润!一根鸭脖就不放在眼里了!你考虑过那只鸭的心情吗,你知道它成长有多艰辛吗,你……”

 

“师傅,我来找罗隐瞳!”怕罗爸说出更多排比,陆绘森被逼出实话。

 

慷慨激昂的罗爸僵住了,心情复杂地眯起眼。

 

“她现在有事儿,不方便!”

 

陆绘森沉吟片刻,说:“是这样的,她刚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等着您送钱过去急救。”

 

罗爸急了:“屁!我女儿好好在郊区待着呢,你没事儿别咒她!”

 

“是吗?”陆绘森抬起头,眼睛明亮闪烁,“那么具体是?”

 

自知失言,罗爸沉吟半天,说:“我带你去。”

 

郊区居然这么远,陆绘森第一次知道。罗爸驱车到了城边高速公路,再往前就是泥泞小路,他居然搞来一辆拖拉机。土黄色的庞然大物让陆绘森一脸惊恐。

 

“小伙子,”罗爸说,“我女儿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哦?”他怎么有点兴奋?

 

“她说你每天活得都像是在抗洪抢险。人又不是一台机器,累了上点油,就能继续运转。”

 

“她小时候跟我说,将来想当一个农民,慢慢地看种子发芽,慢慢看枝条拔节,慢慢地看一朵云从田野这一头飘到那一头。”

 

这是真实的罗隐瞳吗?罗爸粗大的嗓门却像落叶般轻轻飘进少年心底。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专门跑来找她。明明第二天有模拟考,可他就是想知道罗隐瞳到底在干嘛。她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为什么能慢悠悠地活着,却又如此心安理得。

 

真实的心情,他骗不了自己。

 

对于罗隐瞳,他有十足好奇心。恨不得大学研究课题就以她为对象,课题名称:人类行为快慢探究。

 

终于,拖拉机在一片一望无垠的麦田边停了下来。

 

罗隐瞳的身影在金黄色的麦浪里若隐若现,他呼喊着她的名字,向她奔去。

 

“你在这干嘛?”

 

女生抬起头:“闭关准备雅思。”

 

“高中毕业就出国?真白富美!”

 

“我只是害怕高考。”罗隐瞳低下头去,“我根本没办法写完卷子。”

 

陆绘森恨铁不成钢地说:“愚不可及!”

 

罗隐瞳忧伤地转过头:“就算继续备考,结果也是一样,我根本不可能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

 

被迫说出的真相仿佛已在眼前,风吹麦浪也将潮湿的泪吹进少女的眼眶。

 

“怎么不可能!”陆绘森激动起来,“学校三、四、五月会连续有三次摸底考试,只要成绩稳定在年纪前十,就可以获得保送资格!我去跟校长提意见,要他们按姓氏安排考场!那我能坐你前面,帮你考进前十!”

 

罗隐瞳像是不认识他似的,说:“作弊?你不是时刻追求道德的升华吗?这种想法又算什么?”

 

他第一次被人说得哑口无言。

 

9、这,才是真相吧

 

磨蹭少女的梦想是当个农民,坐拥三亩地,春种秋收,屯好粮草待冬雪。

 

虽然这个理想让她饱受嘲笑,可她不以为然。凭什么只有“科学家”“宇航员”“老师”这样的职业才值得肯定?一个理想的伟大与否,只跟钱有关吗?

 

这个急功近利的世界,她这般磨蹭,总被人视作笨和低能。

 

看在陆绘森亲自来找她的情分上,她还是回学校继续备战高考。

 

返校那天,罗爸泪涟涟:“瞳瞳,爸爸从不强求你多出息,只要你快乐,出息算什么!”

 

老爸的话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罗隐瞳把散发着辛辣鸭脖味的爸爸紧紧抱住,说

 

“谢谢你,爸爸。”

 

回到学校后,陆绘森隔三差五就从5班跑到16班来找罗隐瞳。

 

他每次来都带着一个秒表,课间十分钟也要全力开发利用。按下计时器,就催命一样地在罗隐瞳耳朵旁边低喊:“快,一分钟之内把这道题目答案写出来!”

 

这一幕每个课间如期上演。

 

“陆绘森,你能不带上罗隐瞳吗?”讲台上的老师很不爽。5班作为科技班,每周末都有一次额外补课。

 

“啊?”陆绘森说:“我要给她辅导功课啊。”

 

“那你怎么听讲?”

 

“有必要?不是学校要求到位,我干嘛来听这个早就会的课。”

 

惨遭羞辱,老师怒指大门:“罗隐瞳,收拾书包走人!”

 

女生哦了声,乖乖收拾好书包离开,却被坐着的陆绘森一把抓住,他眼睛看着老师,一字一顿地说:“好啊,你要是赶走罗隐瞳,我就在下个月的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中交白卷!反正我不需要靠金牌求保送!”

 

陆绘森的这席话,从此奠定了他在省实验无人可及的情圣地位。

 

虽然陆绘森和罗隐瞳这一对“省实验最不可能在一起的情侣”的绯闻漫天飞舞,但她依然不知道男生的心思究竟如何。罗隐瞳试探着问过:“为什么你要花这么多时间督促我学习?”

 

“哪那么多为什么!”埋头解题的男生不耐烦地说,“你是我的研究课题,我想知道你这样的生物体能不能通过强度训练获得奇迹!”

 

研究课题!?

 

“就当我还你三个月照顾之恩了!”说这话时,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很快低下头去。

 

看着少年匆匆离去的背影,罗隐瞳哑口无言。这,才是真相吧。

 

10、他依然在

 

三次摸底考,罗隐瞳的成绩都有了大幅提高,堪称跨世纪的进步。

 

她却开心不起来。

 

有进步又如何,也只能考上一所普通大学,而陆绘森……她抬头看了看红榜上高居第一的那个名字。

 

她又没有勇气去面对高考了。罗爸劝道:“不要把自己逼得太辛苦,要知道,爸爸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替你收拾烂摊子。”

 

那么罗隐瞳,你还在纠结什么?

 

大概是因为陆绘森……自从她成绩达到一个飞跃之后,他就减少了督促她的强度,大概是研究结果已经收到,没必要再在她这研究对象上投入精力了吧。

 

“你报哪所大学?”有天,陆绘森突然跑到16班来找她。

 

“本地的挑一所就好啦。”她如实相告,抓紧机会问,“你咧?”

 

“老样子咯。”男生目光闪烁地丢下一句,就跑了。

 

六月份说来就来。6月5号,高考前一天。放学后,陆绘森煞有介事地在16班门口叫出罗隐瞳。她跟着他一路走,不知他要去哪里。

 

走到学校开运动会的操场,两人并肩坐在圆环状的观众席上。

 

然后,罗隐瞳就看着陆绘森不停地欲说还休。

 

“有话直说,扭捏不是你的作风。”她说。

 

男生下意识紧握手,手指关节淡淡泛着白。

 

“喂,罗隐瞳,明天的高考,你要全力以赴才行。”陆绘森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脚下的水泥地,有一只西瓜虫正在游走,好像他是在和那只西瓜虫讲话一样。罗隐瞳被他的样子弄得一头雾水,干嘛,跟西瓜虫讲话,至于脸红到脖子根吗?

 

“全力以赴也就那样。”女生自嘲道。

 

“记住,”陆绘森终于没有看西瓜虫了,他抬起头,将尖尖的下巴托在手心,眼神幽幽地穿过沙坑里的高低杠,扫向远方的夕阳。

 

“成绩出来后,你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填志愿。”男生说,“你考得好,就跟我报同一所学校,考的不好,我就跟你报同一所。”

 

明白了男生的意思,罗隐瞳喊道:“你疯了!”

 

“没。反正我在哪都学得好。”男生说。

 

罗隐瞳呆呆地看着此时惊为天人的陆绘森。

 

男生微微晃晃脑袋,一秒钟的思考简直是一个世纪的漫长,开口道:“我只是觉得,我很有必要跟你上同一所大学。你磨磨蹭蹭的时候,我就可以等你。”

 

我就可以等你。

 

听到这话,罗隐瞳先是惊异地瞳孔大开,迟钝得花了一分钟才意识过来,然后喜不自胜地伸出爪子将陆绘森膝盖上一只白皙纤细的手紧紧握住。

 

陆绘森,他这个时刻准备在时间战场上冲锋陷阵的人,再也说不出比“我可以等你”更深情款款的告白了。他愿意为她浪费时间,真让罗隐瞳铭感五内,肝脑涂地也不能回报万一。

 

男生的手也轻轻回握过来。

 

夕阳照着晚风,缓缓撩起两人的刘海,他们的思维终于在此刻首次达到了同一频率。

 

他们想到了永恒:

 

“所谓永恒,就是消磨一件事物的时间完了,这件事物还在。”

 

而对于罗隐瞳来说,永恒就是,直到她将路绘森的时间都消磨殆尽,他依然在。

59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