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19岁追哈文的故事

字体大小: [] [] []

 

我爹告诉过我,上大学,有几件事很关键,头一件就是交女朋友。

 

但是上大学以后好几个月,我都很自闭,不和同学来往。老觉得自己是偏远地区来的,和大城市的孩子们玩儿不到一块去。

 

每周末我都去中央美院学画画,那会儿还是老教学楼呢,晚上就住在协和医院后面的小平房里,学生宿舍。

 

去美院得坐公交车。经常是这样,我在马路这边等车的时候,就看见我们班一帮男生女生在马路对面,也等车,结伴出去玩儿。我们播音系只有一个专业,一个班级,学生人数39,据说是建院以来最多,男女生一半一半。

 

很多女生对我感兴趣,我是她们餐后寝前的话题人物:这个男生很怪,不说话,走哪儿都背个画夹子。

 

但我只对其中一个女生感兴趣,她就是哈文。

 

在阶梯教室上课,哈文恰好坐在我右侧,我们俩中间隔着楼梯。我用右眼瞄她,侧脸轮廓很美,就这么一眼,我对她“一见钟情”。

 

上课时,我常常骚扰她。我从本上撕纸,用铅笔给她画像,速写,画完以后用圆珠笔细细涂,慢慢磨,弄出立体感来。

 

涂磨好了,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我就伸过胳膊去捅她。

 

“哎,哎!”我嘴里叼着笔,斜眼觑着老师,拿俩手指头夹起那张纸递过去。

 

“讨厌!”她白我一眼,“嚓”地把画抽走,一脸不屑。

 

我完全不知趣地一笑,再撕张纸,接着画,画完又递给她。

 

“你上不上课?”她又白我一眼,嘴角却忍不住向上挑一下。

 

我知道,有戏了!

 

开学后不久,快到圣诞节了。我们班同学聚在一起包饺子,其实也是找机会热闹热闹。哈文是穆斯林,大家就将就她的饮食习惯,专门从回民营买了羊肉馅。

 

我自己瘦,所以偏爱胖乎乎的女孩儿,哈文特别符合标准。吃完饺子,大家一块儿跳“黑灯舞”。我搂着哈文三步两步乱转,正值青春期,血脉贲张,心想此时不表白,何时表白?

 

“哈文,你心目中的男朋友什么样?”我心怀叵测地问。

 

“至少一米八吧!”

 

一句话把我噎住了。上来就说身高,这不明显冲着我来吗?但人家话已经说到这儿了,绕也绕不开。我只好多问了一句:“最低线呢?”

 

她迟疑了一下,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怎么也得一米七五吧。”

 

这么说我就有自信了。我底气十足地告诉她:“上礼拜体检,我一米七五五!”

 

表白之后,哪想麻烦了,她不理我了。

 

伤自尊了?不至于吧,我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啊。

 

没看上我?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小伙子长得挺帅,挺有异域风情,再说她看我画还老偷着笑呢。

 

过了些日子,看我没头苍蝇似的,她估计也不落忍,约我到了个地方,很委婉地说:“那事儿,我爸不同意。”

 

“为啥不同意啊?”我猴急猴急的。

 

说起她家,大家伙儿都觉得挺神秘。开学第一天,哈文是坐着一辆小轿车来的。那时候的学生都思想简单,即便如此,也没人瞎猜她到底什么来头,还是一样地平常相处。直到后来,我第一次去她家,和她爸见面,也不知道老人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爸说,现在还年轻,以学习为重。”她很听父亲的话。

 

“咱俩除了一块儿吃饭就是一块儿学习,没干别的啊!两人学不比一人学好吗?”我摆事实讲道理,挑战她爸的权威。谈恋爱就耽误学习?偏见。

 

见她有点儿答不上来,我乘胜追击:“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的。”

 

“那不就完了吗?你觉得我好,我也觉得你好,还有比这更合适的吗?”

 

那时候她没我心眼儿活,我说两句她就无言以对了。

 

“你再考虑考虑,啊?”我巴不得她马上表态。

 

“我……再想想吧。”最后她犹犹豫豫地来了一句。

 

一朝没搞定,我开始装颓废,整天闭门不出,不见人,不刮胡子。本来就瘦,一蓄了胡子,更显得憔悴、沧桑。我鼓捣班里男生把这阵风儿吹到哈文那儿去:瞧瞧李咏,为了你,都成什么样了?

 

当然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当我遇到哈文的时候,表现得十分清高,根本不带侧目的,让她也尝尝啥叫失落。怪了,我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啊,可是恋爱面前,这些小心眼儿、鬼主意,想都不用想就来。

 

一次,我帮同学排话剧,当导演。刚好哈文也和同宿舍的女生一起来看。我远远地看见她来了,激动啊,心脏“通通通”猛跳。但我不理她,更不和她说话,假装特酷特投入。

 

“那谁,你这个地方动作可以再大点儿!”

 

“你,语气再强烈点儿!”

 

我知道她看我呢,所以表演得格外卖力。过了一会儿她走了,估摸着已经走了挺远,我特想回头看她一眼,还是忍住了,告诉自己:“别回头,万一被她发现了呢?”但我知道,她对我的好感肯定多了一层。

 

平时上小课,我的声音条件很好,老师猛表扬。我知道女生们私下里也少不了议论:“咱们班李咏声音多好听啊!”男生议论女生,女生议论男生,是学校里最让人提神的事儿。她们一议论,我自我感觉倍儿良好,心说:哈文要是不动心,才叫怪呢!

 

1988年的元旦对于我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那天晚上,我买了两张票,请哈文看演出。当然,票是托一位女同学带给她的,我们俩座位不挨着,省得招她烦。还是这位女同学,演出结束后又帮我捎了句话:“李咏在西配楼后面的小花园等你。”

 

她还真来了。站在一片核桃林旁边,我开门见山地说:“哈文,咱们俩别彼此折磨了。”

 

“什么叫彼此折磨啊?”哈文把重音放在“彼此”二字上。

 

“我知道,你也挺挂念我的。”

 

“我挂念你?哼!”在她眼里,我分明就是个剃头挑子。

 

殊不知,我可是有备而来,今天要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决不罢休。

 

“哈文,我是个很认真的人,你别老羁押着我。我爸说,让我上大学找个女朋友,我就看你挺好的,就愿意你当我女朋友。凭我这条件,你吃亏吗?要么你现在就宣判我死刑,我就再没这念想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要么你就……”

 

本来我是打好腹稿的,说着说着就即兴发挥了,最后一弯腰,“呗儿”从地上拔起一朵野花,“你要是同意,就把这花接过去,不同意就别动。说吧,就这么点事儿,简单!”

 

闷了好一阵儿,她都没说话。最后,她一伸手,把花拿走了。

 

是谁说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大错特错!野花是有生命的,更是有使命的。一朵野花,就这么改变了李咏的一生。

(李咏)

161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