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海洋

字体大小: [] [] []

今年国庆,本不打算回家的我,心血来潮地买了张从青岛到临沂的汽车票。我想,我是应该回老家看一看了。哪怕父母都远在别的省份工作不在老家,可那个地方就算没有至亲的人,也值得我留恋万分。

 

坐在狭窄的汽车上,瞅着车窗外面急速而过的景色,从喧闹的青岛市区到壮阔的跨海大桥。每一个地方都足以让人心动,可我的脑海中却总是抹不掉故乡的那一砖一瓦。我兴奋地对同行的人说着我的假期计划,说着我的那份想念。

 

如果没有算错,老家现在正处于农忙时节吧。黄灿灿的玉米象征着收获的喜悦,每家每户的平房顶上都晒着大片大片的玉米棒子;站在刚刚被翻过的田地边上,总能闻到一股泥土的芬芳;夜晚的天空很深邃却又足够的清澈透明,密密麻麻的星星总能让人在低头抬头间感动得泪流满面……好吧,那个小县城的一切都让我迷恋起来。可十一当天却出现了长达3、4个小时的堵车状况,坐在车上的我开始焦躁起来。

 

从早上8点到下午3点,在经过7个小时的颠簸后,终于来到了临沂汽车总站。一下车,就被听了十几年的方言拉回到了熟悉的回忆中。可我依旧在临沂市里,在这我要赶快买一张到达县城的车票,再从县城车站买一张到镇上的汽车票。我仔细计算着时间,如果在路上不耽搁的话,那么回到家还能吃上奶奶做的热气腾腾的面条。

 

我拖着行李买票,坐车。在到达县城之后,天色已黑,县城车站上还在售票的汽车越来越少。好在,还有最后一辆车停在门口等着一批批从市里回来的人。在我上车后,这辆车又原地不动地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汽车发动时已经将近7点。我饿着肚子坐在车上,努力地抑制住即将留下的泪水。在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再坚持一会吧,等回到家就好了,回到家就好了!

 

汽车在乡间小路上又艰难地前进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镇上的老街口。下车后的我立马被强烈的浓烟呛得喘不过气,周围全都是雾蒙蒙的一片。原来,这个时候确实刚刚收完玉米,可残留在地上的玉米秸秆无处归置。于是,那些收完玉米的农民就在地里把玉米杆堆在一起放火点燃。虽然他们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依旧有很多人偷着这么干。

 

想到这的我,突然对故乡的热情冷却了大半。很怀疑地问起自己:我为什么会想念起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为什么要来这过几天呼吸着被强烈污染的空气的日子,而这随时可能要了我的命?

 

就算心酸失落也好,既然来到了,总得回家看一看吧。况且,爷爷奶奶知道我今天要回家。现在应该也急坏了吧。于是,一下车我就拨起了家里的电话。

 

“喂,我是梅梅。”

 

“哦,梅姐姐啊。我是丫头,就知道你今年放假得回家,所以我就从学校回来了。明天就得开学了,复读的孩子伤不起啊。”

 

“啊,你们才放一天的假吗?这怎么可能呀,学校也太不讲理了吧。就算是复读,也得让人休息啊。”

 

“哎,谁不说呢,我也想放多一点,也没办法啊。行行行,先别说了,你现在在哪呢?爷爷快急坏了,我一会和爷爷一起去接你哈!”

 

“外面雾气这么大,你就别让爷爷开车来了,多危险啊!我自己打个三轮车回去吧。”

 

“别了,爷爷都把车给发动好了,现在就等你电话去接你了!”

 

挂了电话的我心里一阵泛酸,站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丫头是我的堂妹,比我小两岁。因为小时候家里穷,种地赚不了很多钱。所以,伯伯一家和我们这一家全都撂下了土地,南去打工赚钱养家。每年才回家看望几次。只剩下爷爷奶奶在家里守着房子和仅剩的几亩地。可我们就算走了,户口依旧留在这个小县城。所以,我和妹妹都要留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在县城求学。

 

不一会儿,爷爷开着农用的机动小三轮车就来了。妹妹首先冲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瞬间旅途的劳累少了好多。我瞅了瞅爷爷,心里又难受了起来。半年不见,爷爷显得更加苍老了,头发更白了,耳朵也更聋了。我喊了一遍“爷爷”,他要半天才听清。不过幸运的是,爷爷身体还算健朗,车子也能开,菜园的菜他还经常去浇一浇。

 

那晚的烟实在太浓,路上的能见度不足三米。那晚的风也实在太大,我穿着厚厚的外套总觉得瑟瑟发抖。爷爷怕被烟迷住眼睛,带了一个墨镜。乡村的路是没有路灯的,看着他要在这种情况下开车,别提我有多心疼。机动三轮车的大灯也无法照亮这被PM2.5严重污染的空气,我只能拿着手电筒认真地照着前面,不断地叮嘱爷爷你开慢点,我不急着回家。一路上,大家都没怎么说话。

 

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奶奶敞开了大门,站在门口等着。看着那所熟悉的房子和奶奶,我的心竟变得暖暖的。来到屋里,看了看表,8点半。

 

那天晚上,我吃了一碗加了很多个鸡蛋的面条;那天晚上,我对妹妹说了很多鼓励她的话,可躺在在床上的她真得是累坏了,9点多就睡着了。三天之后,雾霾散去,我终于在家里的楼顶上,看到了数都数不完的星星。我很庆幸,自己坚持了下来,没有让烦躁的内心阻挡住思念的热情。

 

在家里呆得五天中,我不断地走街串门,试图通过熟悉的人和话语找回以前的自己。在那五天中,我和隔壁家的四个小孩成天地玩在一起。他们是四个兄妹,是我表姐的四个孩子。起初,我一直不明白我们老家的人为什么愿意生那么多孩子,可看到表姐过得忙碌又幸福,我也渐渐理解了这种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我去看望了年迈的外公和外婆。外婆见到我后把积攒了很久舍不得吃的小零食拿给我吃,外婆院子的那棵柿子树上的柿子也红了,我拿着镰刀一个个削了下来;我帮爷爷浇了菜园,那个季节的白菜是绿色的,爷爷说等到了冬天就变成白色的了;我去赶了老家的集,在那里吃了很多小时候爱吃的东西……五天之后,我按照上次回家颠簸来的路线,又反方向地颠簸了回去。坐在来青岛的汽车上,我想起了自己刚来时的疑问。

 

我想我之所以会想念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因为这里留下了我最光辉灿烂的成长时光;我想我之所以一门心思地想回来看看,因为这里不仅住着我的亲人还住着我的根。无论我走多远,都会庆幸始终有个地方叫做故乡,等着我回去。

 

记得自己回来之后在微博上写过这么一段话“我沉醉于这股熟悉的感觉,那是乡间割完玉米刚刚翻过的泥土,是奶奶做的又辣又香的饭菜,是姥姥留了好久舍不吃的月饼,更是很久没有见过繁星密布的夜空。还有,三大爷。四奶奶……好多乡亲见面的那句‘在哪儿上学了呀’。只可惜,我的回答‘从苍山到临沂再到青岛’一直在变,而那些问候依旧如初”。

 

故乡的风景让我想念,那里的风土人情让我向往。可不得不承认它是落后的,相对于市区来说,它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可能10年,20年之后,当我哪天累了,想回去再看一看它,听一听的它的话语时。它的发展和变化会让我惊喜,但更多的可能会让我难过。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依旧成天挽着裤脚露着被晒得黝黑的膀子下地干活,每天除了算日子更关心的是天气预报,因为他们害怕如果错过了一场雨,自己家的小麦就要亏损。从那里走出的孩子,依旧要顶住各种压力,用不断的努力克服教育条件的落后,一步步地进入大学。可到了那个时候,大学越来越普及,等他们真得来到了‘神圣的殿堂’,会实现他们的梦想吗?

 

太过理智和太过矫情都不是一件好事。把一件悲情的故事去呈现给读者去赚取同情心也不是一件好事。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乐观。我相信,妹妹经过一年的努力会考取更好的大学;隔壁家的四个小孩可以更快乐地长大;奶奶爷爷外公外婆的身体都会健康;还有那些朴实的乡亲们,还在过冬的小麦明年一定会丰收!

 

我想,你是我生命中最肥沃的土地吧。曾在我贫瘠的少年时光,用养分滋润我成长。无论我走多远,快乐也好悲伤也罢,我的故乡,你都是那片给我力量的海洋。常常会让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片海足以比得上你的美。

 

原谅我不愿去想你的未来,我只觉得你会越来越好。

 

标签:
292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