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能如诗只能如是

字体大小: [] [] []

 

 

文/这么远那么近

 

01
每个月广告圈的人都会举行一次小规模聚会,无论是业界老大还是职场新人,都坐在饭桌上相聊甚欢,谁家的案子做的好,谁的项目赚了大钱,谁的客户是傻逼,谁的活动太水,各种八卦在酒杯间来回攒动,上演一场场好戏。

 

前一段时间再聚会,酒足饭饱之后,大家聊起最近看过的文章,我说最近还蛮喜欢一篇写朋友圈的故事,有几个人表示看过,几杯酒下肚纷纷感叹天下之大奇葩甚多。坐在我对面的姑娘弱弱地说了一句,我就认识这么一个人啊。

 

这句话一出大家即将散伙的情绪马上消失殆尽,兴致勃勃地问,谁?在哪儿?做什么了?姑娘笑语盈盈故意卖关子,我们不耐烦地嚷嚷,快点啦,给我们讲讲。

 

姑娘的一个高中同学,暂且叫做Y吧,每天都在QQ发说说,类似微信的朋友圈,说自己在高端杂志社工作,某某天拿了十万稿费,某某日敲定了和邓紫棋的合作,某某日去了宴会见到了大名人诸如此类。

 

一 个朋友挥挥手说,这也不稀奇啊,万一人家说的是真事呢。姑娘低眉一笑,掏出手机,我给大家念几条:恩师杨绛今日传于手镯,说这是钱钟书先生传于她,嘱咐她 要一轮明月寄于心中,照亮夜空中等待黎明所摸索的黑暗道路。念完她把手机翻过来给我们看图片,手上戴着一只浅蓝色的镯子,背景图上的LV包若影若现。

 

姑娘说,Y曾经告诉她们自己是杨绛的关门弟子,颇受重视。我吧唧了下嘴,有点儿扯。

 

还有更扯的呢,她继续念:我就是很烦最世文化,很烦郭敬明,我并不认为我解约最世是我自己不可一世,我就是不想把我的认知我的文字我的思想商业化,我所追求的精神境界是郭敬明和最世永远不能给的。

 

话音刚落,大家纷纷爆笑,离她最近的磊哥一把夺过手机,快速在屏幕上划过,艾玛我看看还有什么好玩儿的。听好了啊,这条!磊哥说,机场在头等舱通道见到了都教授哎,我滴心肝脾肺肾哎,好帅啊,还能合影留念,棒棒哒!

 

饭桌上的其他妹子们沸腾了,给我看看他们的合影,都教授哎!结果拿过手机一看就翻白眼,什么嘛,这不是都教授第一次来北京时的图,几个月前微博都传遍了啊!说完把手机丢给了我,我看了对面姑娘一眼,觉得这样看别人隐私不太好,但她眨巴着眼睛不吭声,我就大胆继续往下翻。

 

你那些都不行,都是小罗罗。我说,你听我这条,习近平本人还是很大气的,我能说当我准备握手的时候他拥抱了我吗?我这注定是要听大家的劝去中央吗?好难的抉择哦。刚刚说完,整桌子人都笑的前仆后仰,我摊摊手,好嘛,这姑娘估计是有妄想症。

 

磊哥探过身从我这里拿走手机说,哎,我能给她回复一个吗?姑娘点点头,可别说太过火的话啊。于是磊哥一边念叨一边打字,我特别喜欢国母的歌,能不能帮我要个签名?

 

姑娘笃定地说,她肯定会说没问题,一周后给你。

 

02
大家等了一会儿,果然Y有回复,没问题,一周后给你。然后发了几个微笑的表情。

 

大家有点错愕,这都可以?对面的姑娘挑挑眉,反正曾经有人拜托过的事情,她都这么回复,然后就没下文了。

 

我问,那就没有人问?姑娘说,有啊,可是……

 

磊哥打断了姑娘的话,那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姑娘说,不知道,自己说是北京大学的讲师,但我同学说她就是一个普通公司的文员,专科毕业,现在在许昌工作吧。

 

我问,那她那些说说下面的位置定位呢?今儿是上海明儿是中南海的,这总该是真的吗?

 

磊哥朝我翻个白眼,你这个网络白痴,现在这些定位都可以修改,下个程序就可以虚拟了。我吐吐舌头,这么高端?小看网民的智慧了。

 

磊哥继续说,现在有些姑娘啊,就是这么虚荣,每天都在各种微博朋友圈晒说图片,今天是名牌包,明天是豪车,后天是高端自助餐,要我看啊,这些妹子太肤浅了。

 

话音刚落,刚刚还在大笑的几个妹子立马板下脸来异口同声地质问,你说谁呢?

 

磊哥一脸投降的表情,没啊,我没说你们啊,不要对号入座啊。一个说,我们那是真的,就是分享点生活。另一个附和,就是,和这个Y有本质区别,你认清楚点好不好?

 

他看着对面依然怒气冲冲的姑娘们,一咬牙一狠心,得,我嘴贱,自罚三杯赔罪啊。说完他给自己倒满酒,咚咚咚灌了下去。

 

几个妹子咬着牙不说话,磊哥低眉顺眼忙着假装吃菜,大家各怀鬼胎。

 

03
我赶紧打岔,问还在看手机的姑娘,那这个Y是不是很虚荣的一个人?你们还有其他联系吗?

 

姑娘摇摇头,不是的。上学的时候,挺文雅的女生,娇娇弱弱的,然后班里有很多男生欺负她,她每天就在学校背后自己偷偷哭,然后和几个闺蜜抱怨,说功课难,成绩不好,又长得不漂亮,特别自卑。

 

她喝口水继续说,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再见过她了,所有的高中同学都没联系过,就在QQ上相互点赞评论,加微信也从不通过,特别奇怪。

 

我说,这就对了,关键不是虚荣,而是自卑。磊哥点头,对,我觉得也是,最深刻的自卑不是畏首畏尾,而是反弹成为自负,让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绑缚在身上,然后彰显自己的优越感。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也不奇怪。

 

姑娘扶着额头不说话,一桌子人又再度陷入了沉默,我看看大家,想起了一个人,我拿起叉子敲敲杯子说,哎,我给你们讲另外一个故事。

 

我 有一个微信好友,叫他S。我煞有介事地说,忘记是从哪天加上的了,每天都在朋友圈里讲述自己一天的生活,不算炫富,但总是让人感觉不舒服。买个电视,夸自 己能干,买个水果,夸自己精明,写个项目,夸自己励志,晒个工资,夸自己能赚。几个月看下来,无论他说谁的事情,最后的落脚点都在自己,换着办法隐约夸自 己一番。

 

磊哥问我,男的女的?我说,男的。磊哥抬抬眉毛,奇葩。

 

对面的姑娘问我,然后呢?我说,我们有时和一些朋友出来吃饭,只要他在饭桌上,整顿饭都会滔滔不绝,说他自己多牛逼,接了多少客户,下了多少订单,薪资又涨了多少,老板对他多满意等等。

 

姑娘笑了,夸自己之前还是要打压一下其他人?我点头,对啊,他会从网络到现实,从同事到朋友。从饭桌上的每个人点评开始,说你这里不好,说他那里不行,然后再回到自己身上,你们看看我如何如何。

 

磊哥瞪圆了眼睛,这货真是得罪死人不偿命啊。姑娘疑惑地问我,那他和Y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吗?我觉得不是一码事啊。

 

我说,这个人从小也是很自卑,自己很努力却总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觉得自己不如人。而立之年一事无成,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买房买车小有成就,自己依然租着房子挤着地铁,心里不平衡,可能就会产生像他现在这样的反弹。

 

磊哥一拍桌子,反弹个屁,谁不自卑,这就是心理扭曲。我说,没那么严重,按照他的意思,这叫将自己的职场优势无限扩大化。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04
后 来我想,其实我们闲聊得都不深入,自卑不是最终的借口。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有一些土豪和屌丝,大家对这两者的定义十分明显,但却忽略了在深一层的内涵追 究。满腹牢骚,眼高手低,对自己认知不够,却又极度自负,将某些东西刻意添加在身上标榜自己的存在感,这才是真正的屌丝。

 

而有一种人却是真豪,温文尔雅,不急不躁,看得清现实,摸得清底线,做事沉稳待人谦和,有理想有追求,但又不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做好工作,努力上进,哪怕这样的人暂时还没有成功,却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

 

大家都说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当一个看似飞扬跋扈的人站在你面前,日子久了,你就会发现他看似嚣张的背后其实是不堪一击,而当你和一个温和有礼的人相处时间越久,你就越发现他身上难能可贵的品质和优点,并且不由自主向他靠近,期待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正 如Y姑娘和S先生,虽然展示给大家的方向不同,一位是拿着虚假的身份和生活环境获得网络上的赞美,以此来弥补自己现实生活中的遗憾;一位是故意把自己装得 百毒不侵,实则内心脆弱一目了然。他们都把自己生活的重点放在理想的状态当中,而不学会在现实里寻找自我的成长和突破,将梦变作现实来经营,实在是遗憾。

 

但 是,我遗憾的并非是他们的错,而是从这些失误上看到他们身上的潜力,一个没有头脑和不会思考的人,不可能通过编造来伪装自己;一个没有才能没有上进心的 人,也不会分享自己谈论人生。我真正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将才华和时间放在对的地方,白白浪费了自己身上本应该被别人尊重和赞美的闪光点。

 

做人呐,虽说开心最重要,但要么就老老实实,要么就彻底精明,要么对身边的朋友们掏心掏肺,要么就将编造好的谎言贯彻到底,怕的就是折腾个半调子,信口雌黄,跟几个人说的话都不一样,结果大家讨论起你来发现很多事情对不上,那就不要怪别人脑洞大开了。

 

生活不能如诗,因为诗一般的生活太过虚假,那会让你沉迷在虚幻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欺骗别人最终的结果是将自己也唬了进去,以为自己就是那样的人,而在现实里会更加郁郁寡欢,更加依赖那份虚幻,恶性循环。

 

生活只能如是,一次朋友圈的虚拟点赞,比不过你在真正面对他们时的自信和善意。这个时代很多事情都是虚幻且易碎,我们更要分清哪些才是值得去把握和历练。做一个积极美好的人,总归会有好的结果。

 

人 应当自重自强,但也要抛下那些逞强的自尊,抛下那些自己构架的平等,踏实做好眼前的工作,过真实的生活。不要看轻自己,但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如诗,如 是。诗意的生活人人都愿意,你想要如诗,首先要让自己如是,你所希望的那些明天,你所期待的那些赞美,靠的是如是的努力和前进,而不是如诗的虚假和伪善。

 

那天饭局的两周后,我见到当时拿手机的姑娘,问她:之后Y给磊哥回复了吗?她怎么说?姑娘耸耸肩,老情况。

 

什么老情况?
谁要是问她,或者揭穿她,统统拉黑。

 

标签:
151
甜筒冰激凌 的头像
[共196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