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准备先生与太超过小姐

字体大小: [] [] []

 

 

文/犀牛大哥

 

他//

 

他在八岁时第一次知道有情人节这回事。姐姐在阳台小声骂着电话那头儿的男朋友:“连个礼物都准备不好,你还算男人?!”从那以后,他就在书包里准备一个小本儿,记录情人节礼物构思清单。

 

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那些构思有的已经用过,比如一支三色圆珠笔、一袋大白兔奶糖、一只蝴蝶标本、一条银链子(假的)⋯⋯用过的会在旁边画上一只巨大的五角星,没用过的则越来越像狂想曲。

 

来,让我们看看还剩什么。

 

一首用钢琴弹唱的情歌(现在纠结的是弹《只愿为你守着约》还是IBelieve)、一只手表(如果哪个牌子在情人节出纪念版又买得起的话)、一瓶打牌赢回来据说来自芬兰的白葡萄酒(2005年产,能在瓶底看见沉淀物)⋯⋯可她真的喜欢情歌弹唱吗(她钢琴十级)?她喝酒吗?也许她不喜欢葡萄酒反而热爱威士忌!那她喜欢牛皮手镯还是定制手机外壳?又或者⋯⋯一件巧克力做的可食用情趣内衣怎么样?

 

等等,最后那个点子是谁的主意?!

 

他也不是没试过乱枪打鸟,曾有一次出国公干带回三份礼物,见面礼、正式礼品,外加一份小惊喜。三管齐下应该够了吧?可当时的她收过惊喜后第一句话是:“还有吗?”

 

烦恼几天后,他突然想通了,其实很简单,给她惊喜就是给自己惊喜,直接抓阄!这、这、这都行,列出来让她挑!以后想不出送啥就用这招,也不枉费这半辈子心血!

 

最关键的是,一定要准备几张空白纸,不能每条纸片儿上都有内容,那样才刺激好玩。

 

她 //

 

她总把对方吓跑。

 

第一次过情人节,她做了一颗心装在蜡封的汽水瓶里。汽水瓶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纪念版(他喜欢收藏汽水瓶)。那颗心用橡皮雕成,刻上他们各自的生日。满满一瓶蜡是她点着红色蜡烛一点点滴成的,最后整个“作品”并未展现出想象中的晶莹透亮,冻肉式的质感让那颗心更像连环杀手的纪念品。

 

后来她还织过一条围巾,用上能买到的最贵的毛线,自己上网下载织法,拆了织,织了拆,好像把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光了。收礼物的男孩子来自单亲家庭,脸色苍白,他收下宽十五厘米、长八十厘米的印花围巾,没过几天就打电话提分手,说受不了别人对他好,对他越好越提醒自己总有一天会失去这些、那些、所有。

 

她因此受了伤,空窗两年才再度动心。

 

“可是啊,牛哥,”她刚加完班,脸都累得水肿,“我该怎么办?我就是想对他好又怕做过头⋯⋯”

 

“你就说你今年想送啥吧?”

 

“手工面包。”

 

“哦,那还好嘛。”

 

“我在网上报了个班可以去香港学做两款,一款是酸种面包,一款是肉桂卷。他们还能让我带一小盒酸种回来。酸种就是活酵母,是从澳大利亚一家老面包店带回来的,活了十五年了!因为酵母吸收的是空气里的养分,等于那是一盒结合了澳大利亚、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空气制造的超级混种哦⋯⋯”

 

“够了够了,太超过啦⋯⋯其实不要搞那么复杂。”我笑,“为什么你要第一时间送他礼物?你可以告诉他今年男士优先,要他在一大早送你,等到晚上你再回礼。这样一来可以按同等标准回礼。记住,是同等标准!别他送你几朵玫瑰,你就跑去自制手工巧克力外加爱心大礼包!”

 

我 //

 

我今年没有送礼对象。

 

我看着他和她,还有另外的他,他,她,她,她⋯⋯突然想起刚刚读过的一本书。里面描写美国监狱男女犯人之间一种叫作“空气书写”的沟通方式:两个牢房相隔近百米,一男一女站在各自窗口,借助夜晚与室内光的反差,用手在空气里反写字母。如果运气好,你能遇见瞬间“读懂”你的人;运气不好,比画一整晚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你看,无论是不是情人节,大家都是爱情的囚徒,关在各自的牢房里,等着遇上一个可以读懂自己的人。这么一想,礼物又算多大事儿呢?

 

祝你们好运,祝我明年好运。

 

——文章摘自《你可以把这本书当作一个收费的拥抱》

 

标签:
58
甜筒冰激凌 的头像
[共195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