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冷也冷不过人心

字体大小: [] [] []

 

1、

 

今天是Mani被我收养的4周年纪念日。她是一只可爱的串串,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每次看见Mani,我都会想起小豆子。

 

小豆子是我收养的第一只狗狗,苏牧。

 

2、

 

小豆子是老妈的朋友杨哥送的。因为他女朋友不喜欢狗。

 

第一次见到小豆子的时候,她趴在我家客厅的角落里,背对着门。我开门时以为是一件毛衣。当时我还奇怪角落里为什么有件毛衣?因为那时正值炎夏。

 

老妈从房间里出来,与此同时,小豆子转头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又背对我继续趴下。

 

一看是狗,我整个人都兴奋了。赶紧跑到她面前,蹲下身仔细看。

 

真心好看!特别眼睛……哎!妈,她怎么在哭啊?

 

你脚太臭,靠她太近了。

 

玩笑归玩笑,老妈说,猫啊狗啊的很通人性,会读心术。小东西知道老杨不要她了,所以才难过的。

 

我摸着小豆子的头问,她叫什么名字啊?

 

老妈说,哎哟,忘了问了。

 

我说,无所谓,反正现在跟我们了,重新起一个吧。

 

我说完站起身来回走,边走边叫各种名字,从最普通的“欢欢”开始,一直到我叫“小豆子”这个名字的时候,小豆子终于“汪”了一声。

 

我说,哟!她喜欢这个名字!

 

老妈说,你个小炮子!踩到她尾巴了!

 

虽然是个误会,但最终还是用了“小豆子”这个名字。

 

3、

 

小豆子来的第二天,我就发现她有个很好的习惯,就算是憋死了也不在家里随地大小便。

 

那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就听见她在客厅里一直“呜呜”地叫唤。我以为她又思念杨哥了,起床去看她。

 

小豆子见我出来,就走到门边,抬起一只小爪子拍门。拍几下,看看我,又拍几下,再看看我。我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就打开了门,她一下冲了出去。我赶紧跟上。她跑到一个墙角边停下,一大摊尿在她身下渐渐散开,目测半瓶啤酒的量,一点都不夸张。

 

尿完她回头看了看我,和我对视了数秒后,突然一个转身绝尘而去。

 

我一边叫她的名字一边追,一直追到大马路上。托车流的福,我总算抓住了她。因为还没有准备狗绳,所以我只能抱着她走回家。到家门口才发现,因为走得太急,忘了带钥匙。于是只好又抱着她去我家饭店。幸好,饭店距离我家也只有10分钟的路程。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只会就事论事,往往忽略了事件背后所隐藏的玄机或者说暗示。比如小豆子这次的举动。她跑是想去找杨哥。这表明了她对主人的忠诚与执着。这点我意识到了,但我却没意识到,现在我是她主人了。等我们熟了,如果有一天我也不得不把她送走,她也会一样发了疯似的来找我。

 

中饭过后我买了狗绳和狗食盆,回来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们正在逗她玩。只有服务员兰姐站在一边看着。

 

我问兰姐,你怕狗啊?

 

兰姐摇了摇头说,倒也不是。不过小狗小猫的在我们老家叫断肠货。少接触的好。兰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说,对了,你还谈朋友啦?

 

我摇了摇头。

 

兰姐说,那你要做好准备了。养宠物和谈恋爱一样都是需要勇气的。在这两件事上,永远都是开始时快乐有多少,结束时痛苦就会翻倍。还懂啊?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之后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往家走。

 

到了家,小豆子喝了几口水,之后又趴在地上,叹了口气。我席地而坐看着她,说了一堆话,感觉就像在劝慰一个失恋的人。

 

人对狗说话看起来挺白痴的,但养过狗的人都知道,它们真的能明白你的意思。

 

相处了大约一个月,从小豆子企图出逃的次数来判断,她应该是接受我这个新主人了。

 

她开始习惯了在我玩电脑的时候趴在我脚边;她开始习惯了每天早晨坐在我床头的地上,不声不响等我醒来;她开始习惯了我摸着她的头才能入睡;她开始习惯了每天晚饭后把狗绳叼我面前,然后一脸期待地着看我,等着出去散步。

 

很多时候,习惯是属于彼此的,她习惯了有我,我也习惯了有她。

 

我出去的时候,她会思念我,但她不会打电话,不会给传呼机留言,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唯有在我进门的那一瞬,飞奔过来不停地摇着尾巴,然后用眼神告诉我,怎么才回来呀!想死你了汪!

 

而那段时间里,我无论在哪里,做什么,心里也总是惦记着她。以至于那段时间老师怀疑我恋爱了。

 

关于我和小豆子之间的趣事,我可以说很多很多,说到您睡着。但我还是选择不说的好,以免您也会爱上这个懂事的小家伙。往后看您就会知道,我这么做完全出于善意。

 

4、

 

春节前的某天晚上。老妈回来和我说,派出所的李叔想借小豆子去他家待一个晚上。说是家里的门锁坏了。最近临近春节,怕晚上有小偷。想让小豆子帮着看个门。他人就在楼下等着。虽然我舍不得,但还是答应了。

 

我一边帮小豆子拴狗绳一边告诉她,不是不要她了,只是让她出个小差,明天一早就去接她。小豆子看着我一声不吭,乖乖地配合我套上了狗绳,然后跟着我下楼,被李叔牵走了。小豆子走几步就回头看看我,我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她,直到我们彼此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中,我才若有所失地上楼回家。

 

那一夜我醒了好几次,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满脑子都是小豆子,甚至脑子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寒冬很多人有吃狗肉进补的习惯!想到这里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傻逼,那是李叔,不是李大嘴(《绝代双骄》里的那个)。

 

于是,我强迫自己去想一些美好的场景,比如春暖花开的时候,带着她去植物园的草地上撒泼打滚;等到夏天,就带她去玄武湖围着湖跑到湿透全身;当秋天枫叶红了的时候,带她去栖霞山转转,让她知道有一种人类叫和尚;在大雪纷飞的寒冬,我们一起趴在窗台上,看着路上的行人冻手冻脚的样子,一个“哈哈哈”傻笑,一个“汪汪汪”傻叫。

 

就这样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小豆子坐在我床头的地上正看着我。看见她那一瞬间的心情,就好像孩子看见最满意的礼物一样,觉得这个世界美好到了极点!

 

正如我之前所说,李叔借狗这件事只让我体会到了我是有多爱小豆子,但我却忽略了这件事背后所隐藏的信息:一个警察,家里的门锁坏了,竟然找不到人来修,就连个愿意陪他住一晚的朋友都没有,只能借狗,这人品得次成什么样呀?

 

5、

 

转眼春暖花开。我如愿带着小豆子去了植物园。一人一狗整整疯了一下午,俩都累成狗了。

 

之后小豆子又陪着我一起熬过了高三的冲刺阶段,我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暑假,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精神负担的暑假。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带她去玄武湖疯跑,整个区就掀起了打狗风。

 

李叔常去我家饭店吃饭,所以他提前通知老妈,要看好小豆子。说到小豆子,他还提起之前借小豆子那晚,家里真的差点进了贼,都亏小豆子大叫吓跑了贼,也叫醒了他。他说,这次也算是报个恩吧。这么好的小狗要是被打死了,那真是作孽了。

 

那段时间我刚巧约了朋友去外地玩几天,老妈也有事要去外地,所以就想着先把小豆子送回杨哥家待几天。可没想到杨哥怎么都联系不上了。店里的配菜师傅说可以放在他郊区的亲戚家养几天。他亲戚家里原本就养着狗,肯定不会亏待小豆子。我和老妈一合计,也只能如此了。

 

配菜师傅的亲戚来接小豆子的时候,我已经出发了。我临出门前小豆子还在睡,听到我的声音,一下起身看着我。见我要开门,就赶紧跑去拿狗绳。我摸着她的头告诉她,我要出去几天,今天会有人来接她。等过几天我回来就去接她。小豆子松开嘴里的狗绳,对着我“汪”了一声,然后趴下看着我,叹了口气。我笑着抱了抱她,亲了下她的头,然后出门了。

 

几天后的晚上,我回到家里。老妈早我一天到家。和老妈聊了会儿天后,我说,明天把小豆子接回来吧。老妈没接话。但很快眼睛就红了,说,我告诉你一件事哦,小豆子……“被打死了”这几个字老妈是梗咽着说的。

 

一瞬间我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只是形状而已,感觉大脑突然不运转了。胸口被一股气顶着,想吐,想大口呼吸,可大脑完全不发出张嘴的指令,整个人傻了。大约1分钟之后,大脑突然发出指令,我猛地一下站起身往厨房冲去,嘴里喊着,操你妈!

 

这是我第一次在老妈面前爆粗口。

 

老妈一把拉住我,什么也没说,只有哽咽声。我挣扎了几下后,站着不动了。我没哭,虽然是双鱼座,但我的泪点有些畸形。

 

老妈调整了一下情绪说,你也不小了,做事要考虑后果。他们不如畜生,你不能不如他们。你现在冲到派出所最多20分钟,但之后你会在里面待多少个20分钟我就不知道了。

 

我感觉全身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什么都没说,走回自己的房间,鞋子都没脱就躺在了床上。我已经忘记了那晚我后来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中午到饭店吃饭,兰姐告诉了我事情的发生经过:

 

送走小豆子的第三天下午,小豆子就跑回来了。因为前几天下过阵雨,所以她全身脏兮兮的。眼看就要跑到饭店门口了,遇上了打狗队,带头的就是李叔。因为认识李叔,小豆子没有跑,所以被打狗队抓住。之后小豆子挣扎,被几个人用带钉子的木棍给敲死了。兰姐说,小豆子应该是先回过家,没等到我们才跑到饭店来的。之后对门邻居证实,小豆子的确回来过,在门口坐了一会儿,还用小爪子拍过门。邻居曾让小豆子去他家待一会儿,小豆子没进去,因为通常雨天外出回来,我都会先把她的小爪子擦干净,才让她进门的。她只在家门口坐了一会儿,就又跑去饭店了。

 

当听到是李叔带队的时候,我打了个冷颤。这句话远胜过我看过的任何一部恐怖片。

 

天冷不算冷,心寒才是寒!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去店里吃晚饭。兰姐告诉我,李叔和老妈在包间里。我二话不说走进包间。李叔看我进来表情有些尴尬,老妈说,李叔是为小豆子的事来的。你先坐下来,听李叔说。

 

我瞪着李叔,全身一直在发抖。两手捏成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控。

 

李叔说,打狗带队的是我。我不赖。但带队不表示我说了算。说到这里李叔苦笑了一下,呵呵,你别看我打狗,我还不如狗呢。狗在老百姓眼里是条性命,在领导眼里是任务,是业绩,是没有生命的。我们才是狗。当时打狗队一共7个人,除了我和一个负责监察的领导,其他几个全他妈是雇来的痞子!狗在他们眼里就是钱!一条50—200。你以为我不心疼小豆子啊?我当时就和领导说了,这条不是野狗,是这家饭店的,我认识。领导说什么啊?领导说,你认识关我屌事啊?是不是野狗我说了算!这话你让我怎么接?我老家还有老婆、儿子要养。你让我怎么选?你以为我这身皮好披啊?

 

李叔说到这里眼睛红了,说,我今天来就是办几件事,一,把之前挂的账结清。二,把这件事和你们说清楚。三,那些被打死的狗都拖去卖给屠宰场了,但是小豆子我死活没让他们拉走,带到中山陵埋了。就因为这件事,领导发火了,过几天我就调到郊区了。这也算是报应吧。你要是还不满意,李叔随你怎么办,二话没有。

 

随我怎么办?呵,我能怎么办?我想到这什么都没说,起身走出包间,轻轻带上了门。

 

原来李叔不是人品次,而是在同事和领导眼里,他只不过是一只狗。

 

晚上躺在床上,一边听着歌一边回想着和小豆子相处的那段时光。当听到张学友的《相信她、关心她》时,突然一下明白了兰姐说过的话:

 

养宠物和谈恋爱一样都是需要勇气的。在这两件事上,永远都是开始时快乐有多少,结束时痛苦就会翻倍。

 

泪如雨下。

 

我问老妈,狗狗也会有轮回吗?

 

老妈说,有!

 

6、

 

09年9月11日。雨。

 

我出门买烟。在小区的车棚里遇见一只小流浪狗。我停下脚步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回家了。

 

在确定她是个小姑娘后,我给她起名叫Mani。对此她似乎没有任何意见。

 

我询问懂狗的朋友,Mani是什么品种。朋友说,应该是苏牧和土狗的串串。

 

当听到“苏牧”这个字眼时,我愣了一下,心底升起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之后我发现Mani就算憋死了也不会在家里大小便,这些我从没有教过她。这再次给了我那种很奇妙的感觉。

 

有一天晚上,Mani蜷在角落里突然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气似乎一下勾起了我对小豆子所有的回忆。

 

我走到Mani面前说,Mani,你告诉我,你们狗狗也有轮回吗?

 

Mani说,汪!

 

老妈说,你个小炮子!踩到她尾巴了!

 

标签:
111
林夕菲菲 的头像
[共62篇]

个人空间: 点击进入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